叶修中心,脑洞清奇,没什么节操,只有爱叶修这点是不能让步的。

前路漫漫全文-簡體版→http://omaihshsyexiu.tumblr.com/archive

繁體版→http://ww2.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plugin/indextext.asp?free=100239167&page=102700547&folderid=-1&bookid=100145552

【全职高手/張叶】不能制造生命〈一发完結〉

雖然標題有點蠢但是內文很嚴肅_(:з」∠)_

誰能拯救標題無能Orz

 

【张叶】不能制造生命

 

“叶修。”
把手臂遮著脸,叶修假装没有听到张新杰的声音。他很困。

“叶修。”
张新杰重覆一遍,咬字清晰,语气也没有变得不耐烦,伸手推了推躺在他左边的叶修。
“我睡着了。”叶修闭着眼睛装死。
张新杰就著床头小灯的微光看了一眼闹钟,离他们说好的睡眠时间还有十一分钟。於是心安理得的继续干扰叶修,把他的手臂从脸上移开:“这么累?体力太差了。”
“……张新杰我们慢慢来行吗?哥以前从来不运动。”叶修改用左手臂遮脸,声音含混的传出:“今天已经动得超量了,哪都疼。”

“哪疼?”张新杰问。他要坐起身,叶修叹著气按住他:“別动,你一动冷空气都进来被子里了。”
知道张新杰不会善罢干休──毕竟是霸图人──叶修聚起精神感受了一下身体的状况:两条腿又沉又重,背脊明明贴着床却传来阵阵断裂感,最不能忍受的是腹部的抽痛,好像那里的肌肉在自动绞紧一样。
“你侧过去。”听完描述张新杰又推了推他。叶修好想直接睡死,但也只能无奈的翻身成一个背对张新杰的姿势。

张新杰跟著侧过身,右手在棉被里绕过叶修的腰,放到肚子上划著圈按揉起来,匀速而且施力平均。叶修满足的呻吟一声,又觉得衣料一直磨擦著皮肤有点不舒服,“別隔着衣服。”他说。
“等一下。”张新杰贴在他的背上回答,“我的手冷。”
“……”叶修一直闭着的眼睛睁开来,在昏暗中无声的笑了一下,如果不是打断节奏会让张新杰很困扰,他现在就要把肚子上的手抓起来亲上一口。

“你刚才想说什么?”叶修问。张新杰刚才那样干扰他应该是有话要说,总不会是閒得蛋疼吧。
张新杰撩起他的睡衣下摆,暖热起来的指尖碰到肚皮时带起一点痒意,手掌覆上去揉更是让叶修微微弓起身体,舒服的瞇起眼。
“我在想。”张新杰默数着左三圈右三圈,平稳地开口:“我们的孩子会是什么样子?”

 

……

 

“我有了?”叶修大惊。
“你能有?”张新杰比他还吃惊,划圈的动作都延迟了一秒。
“你还知道我不能啊?”虽然张新杰看不到,叶修还是翻了个白眼。他原本不是这么容易被惊吓到的人,但是正在和他对话的是张新杰。张新杰是什么人?所有和严谨相关的词都堆到他身上都不为过,他说出来的话,必定是有理有据的。
所以一听见张新杰说〝我们的孩子〞云云,叶修下意识的反应就是:喔喔,我们有孩子了,是什么样子呢……
跟著才反应过来,两个爷们,有个蛋啊!

“只是稍微想像一下。”张新杰表示,确认叶修生不出来之后他的手已经恢复平稳,“你觉得呢?”
叶修特別想回头看看张新杰的表情,幻想、YY这一类的行为放在这个人身上真是太太太冲突了。
这么想要孩子吗?
叶修心里咯噔一下,脸上不动声色,中规中矩地答:“大概是黑头发黑眼睛吧!”
“嗯。”张新杰认同,接下去说:“眼睛像你,颜色深,好看。”

“喔……”叶修收获了意外的讯息。他不知道张新杰觉得他的眼睛好看,这不是一个会夸人的人,亲完抱完以后淡淡说一句肉变多了倒是有过。
思及此,叶修说:“个性不能养得像你一样,太累了。”
“我不觉得累。”
“我是说我太累了。”
“小孩子可以轻松一点,但还是要从小培养好的生活习惯。”张新杰才不理叶修的抱怨。
“是没错,但是没熬过夜能算童年吗?说起来你有童年吗?”叶修语重心长。

张新杰沉默了一下,拒绝讨论这个问题。反正不管叶修过去熬夜熬得多兇残,和他同居之后熬夜的次数是华丽的零。
“唔,对了,以后他得去兴欣,霸图別想。”叶修展开了下一个话题。
“看情况吧,他也可能对荣耀没兴趣。”张新杰说,“家长不可以把自身的期待过度加诸在孩子身上。”

如果不是眼下姿势不允许(被张新杰从后抱着,两只手都缩在被里),叶修都想扶额了。张新杰说的他当然懂,他自己就用激烈的手段反抗过家长加诸的期望,绝对不会走上自家老头的老路,可是这不是在幻想吗?
张新杰是个连幻想都很认真的人,他没有自己偷著YY,而是拉着叶修的征询意见──那是他们的孩子,一个人说了不算。
但是在这种事情上认真,给叶修的是满满的压力。

张新杰感觉手底下原本被揉软的腹部肌肉又变得紧绷,轻轻拍了一下,问:“怎么了?”
“我说,新杰。”叶修像怕刺激到他,小心翼翼的说:“咱们生不出来的,再怎么运动也弄不出人命。”
“我知道。”张新杰回答。
“看不出来。”叶修摸了摸张新杰放在他肚子上的手,“你很想要?”
“嗯。”张新杰承认,叶修等着他的下文,结果感觉张新杰动了动,似乎是抬了下头,接着就说:“十一点了,睡吧。”

“臥槽……”叶修忍不住爆了个粗,床头灯已经被张新杰灭了,他在黑暗中说:“把话说完啊?这样谁睡得着觉。”
“先睡,明天再说,身体重要。”张新杰用温热的手掌摀了摀叶修的眼睛,在他的后颈吻了吻,“晚安。”
然后他就睡着了。
十多年不带一秒误差的作息养成的,除了健康的身体还有秒睡的功力。
叶修没有这种功力,心里有事,翻来覆去之后终于睡着,醒来时才清晨不到五点,张新杰都还没起来。

张新杰被準确的生物时钟唤醒时,第一个动作是伸手摸放在床头的眼镜,竟然摸了个空,明明他永远把眼镜摆在同样的位置。
张新杰顿时精神一振,眼神都变得犀利起来,这才发现叶修不在床上,而眼镜被放到旁边的柜子上。挪走眼镜的是谁当然很明白,叶修很久没有这样调戏过他了。
走出臥房不意外的看见叶修坐在电脑前,张新杰走过去,意外的发现叶修没有玩荣耀,屏幕显示谷哥的网页,关键字是同性生子。

“目前没有科学的方法能进行同性生子。”张新杰说,“我国的情况,也不能领养。”
叶修抬头,张新杰看见他的脸色就知道昨晚没睡好,眉头登时皱了起来。
“坐。”叶修拍拍身边的空位示意他坐下。不得不提他们家的电脑前摆的是长沙发,舒服,也方便他们坐在一起。虽然这种乱七八糟的摆放曾经让张新杰很崩溃。

张新杰坐下,叶修靠著沙发说:“我昨天梦见我们有一个孩子。”
“不知道是哪蹦出来的,梦里没想这么多。”
“小鬼像你,听话,有时候皮了要被你教训,我会说皮一点有什么,聪明,像我。”
他说着说着,张新杰好像就看见一个小孩子,揪著叶修的衣摆躲在后头偷偷觑他,露出来一双黑亮的眼睛。
叶修指指他们惯常用餐的桌子,说:“我们在那加了个高脚椅给他坐。”
“我觉得吧。”叶修做总结,“好像可以理解你为什么想要孩子了。”

“……”张新杰握住他的手,眉头还是皱得死紧:“我提这个不是想让你烦恼。”
“也没什么好烦恼的,再烦还是生不出来。”叶修笑笑,“仔细想了一下,会想要孩子,归根究底还是因为你。”
“是的,我也是。”张新杰看着叶修,叶修的笑脸带点遗憾,但是很温暖,“因为有你,我才希望有孩子。”
“呵呵。”叶修笑着叹了口气,张新杰靠过去吻他,叶修仰起头和他接吻,一手轻轻抚摸他的喉结带来轻微的痒。他们看见对方的眼睛,里面承载的称不上愉快,但更多的是释然,还有原本就很多,一夜的谈话之后忽然涨了更多的温和的爱意。

长长的亲吻结束之后叶修有些意犹未尽,结果张新杰说:“走吧,吃点东西,去晨练。”
“……”叶修往旁边一倒,趴在沙发扶手上装死:“昨天没睡好,我申请补眠。”
“午睡补。”张新杰残忍的把他拽起来,难得的笑了一下,轻声说:“我们的运动弄不出人命,但是至少,能让你活得久一点。


孩子什么的没有就没有罢,可以忍,只要你好好的,一起活得长长久久。

 

                   FIN.

 

 

篇幅有點短,希望有表現出他們對彼此的愛吧!

评论 ( 33 )
热度 ( 465 )

© 卡文不想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