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中心,脑洞清奇,没什么节操,只有爱叶修这点是不能让步的。

前路漫漫全文-簡體版→http://omaihshsyexiu.tumblr.com/archive

繁體版→http://ww2.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plugin/indextext.asp?free=100239167&page=102700547&folderid=-1&bookid=100145552

【全职高手/叶修中心】怪物的消遣

怪物的價值:http://yexiuws.lofter.com/post/27c172_136fd2d

怪物的誕生:http://yexiuws.lofter.com/post/27c172_1524f0d

怪物的养成(上):http://yexiuws.lofter.com/post/27c172_263c56b

怪物的养成(下):http://yexiuws.lofter.com/post/27c172_3a99d14

怪物的传承:http://yexiuws.lofter.com/post/27c172_40562b4

 

這章出現的遊戲,在地球玩我覺得太超過,在這種很暴力的世界背景裡倒是剛好......
其實這是過渡章啦,最近老是在寫過渡章這樣子不行T^T

 

【全职高手/叶修中心】怪物的消遣

 


卢瀚文张开手,五颗骰子哗啦啦掉在盘里互相碰撞,一阵乱滚之后一颗接着一颗停了下来。
“啊,两对而已。”卢瀚文苦著脸把2,2,4,4,1,五颗骰子拿回来放在自己面前,看向邱非:“看你的了,邱非。”
邱非抄起他的骰子掂了掂,手腕一甩,骰子旋转著飞出去,像灌了铅一样转了一圈就不动了。
“叶修前辈教的这手真厉害……”宋奇英感慨,“但是在外面用会被当做出千吧。”
“嗯,我还得练,要做到不露痕迹才行。”邱非看着他的骰子, 66663,四条。他想掷的是五个六。

“我赢了。”乔一帆笑笑,把赌注搂到面前,邱非不客气的拿了一颗糖吃掉。庐瀚文也伸手把他刚刚输出去的糖拿回来扔进嘴里,一边抱怨:“都是你和邱非轮流赢,太过份了!”
“再玩两次吧。”邱非看着卢瀚文仅剩的两颗糖,卢瀚文龇著牙砸了他一下:不玩了!我又不是黄少,明明知道赢不了,还……”
卢瀚文深感对老师不敬,所以没说出口,只是做了个鬼脸。

前几天黄少天瞧见邱非在练习掷骰子,兴致勃勃的拉着邱非玩了好几把,赌的是豪迈的一巴掌。
巴掌而已,很痛,但是打不死人……那么面对邀战邱非怎么会拒绝?等到叶修被惊动的时候,邱非的半边脸已经高高肿起,另一边也相去不远。

“你不是吧,黄少天。”叶修的语气并不生气,慢条斯里的,把烟斗在门上磕一磕收了起来,“我还没死,你就打我的人?”
“谁让你不跟我赌,这都一个冬天要过去了你说我们才玩过几次?只好找你的学生也算凑合了,別说这小子还真有你几分真传。怎么样?现在想跟我赌了吗,给你帮学生报仇的机会,要感激喔,来不来来不来?”

叶修扳著邱非的脸看了看,扔了瓶药膏让他一边擦去,回头藐视黄少天:“你上次欠我的钱还没给,还想赌?我认输得了。”
“我靠!”黄少天拍桌而起:“湖边赌,输一把脱一件,敢不敢?!”
那时刚化冻,冰雪消融是最冷的时候,厚厚云层遮得漏不出半点阳光,湖边风又大,总之是冷,很冷,非常冷。邱非正在想黄前辈未免太疯,就听他的老师呵呵笑了一声,说:“来!”

以后邱非慢慢的会知道,他的老师在一群性格鲜明的同伴里看似最正常,事实也正是如此,〝看似〞最正常。
总之不知道为什么,整个堡垒的人都聚集到湖边了。

“难得叶神想玩,少天怎么不叫我们。”江波涛笑瞇瞇看黄少天,竟然想吃独食?
“加我一个,不介意吧。”王杰希不动声色。
“哈哈,一起来吧,不然又要等明年了。”田森有备而来,衣服不知道穿了几层,原本就魁梧的身材又壮硕了一圈。
“老师没问题吧……”邱非和乔一帆窃窃私语。
“老师一定是有把握可以赢。”乔一帆很有信心。邱非的脸肿著,说话有点含糊:“可是刚才只有黄前辈一个人……”现在有多少人啊?

叶修对剧增的人数倒是没有意见,他在对着几个法师皱眉头:“这种天气裸奔不是开玩笑的,张新杰那个强壮得不像话的就算了,文州跟杰希你们来凑什么热闹?”
“难得能看到你裸奔,说什么也不想错过。”喻文州脸不红气不喘的说了大实话。听得懂的,比如黄少天,脸上都有点烧;没听懂的比如叶修,只是翻个白眼:“那你们在旁边看着呗,反正我是不会输的,多了你们两个也一样。”
喻文州很想加进去降低叶修的胜率,但是他想了想,决定不要辜负叶修的关心,王杰希同样。
强壮的张新杰看着两个虚弱的同行有点不爽。

“还有你,你来干什么,回去回去。”叶修转头驱赶苏沐橙,苏沐橙乖乖往回走了几步,又停下来:“你不要把我当小孩子嘛!”
“就是因为你不是小孩才不能看。”叶修坚持,以前他可以带着苏沐橙洗澡什么的,可是现在不一样。苏沐橙鼓鼓脸颊,拉着楚云秀一起回城堡了。再怎么砍得了怪杀得了人,到底还是听叶修的话。

清场完毕,黄少天率先叫嚣:“来来来!我就不信你能把把赢,準备裸奔吧!”
“呵呵。”叶修的视线扫了一圈,特別在韩文清身上停了一下,“一群手下败将。”
激励敌方的士气,这项才能叶修已经满级了,收发自如,立即见效。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老师那么生气。”宋奇英现在回想起韩文清当时的表情,对叶修又油然生出一层敬意,“看起来像是恨不得吃了叶修前辈。”
“黄少也是啊,明明黄少一直很冷静的……”卢瀚文摇头叹气,“我也是第一次看到黄少那么不镇定,明明裤子都输掉了还要继续玩,就那么想把叶修前辈扒光吗。”
想起一群前辈在湖边冻得小脸煞白的画面,一直默默把玩骰子的高英杰喷笑,紧接着在其他人的注目中红了脸。
“嗯,我觉得……”大人不在,高英杰嗫嚅了一下就说:“好幼稚啊,前辈们。”然后一群学徒都笑了起来。

角度不同就会对同一件事有不同的解读。
在前辈们的立场,他们的这项游戏可是够成人了。老实一点的比如肖时钦,玩起来都有点心虚……叶修不懂他们的心思,被骗著玩这种游戏,说得严重一点,他们在欺负叶修信任他们。
不过以结果论是叶修欺负他们就是。在学徒面前出丑就算了,更糟的是叶修显然对他们的裸体一点兴趣也没有……咳。

“对了,你的病好了吗?明天就要出发了。”宋奇英忽然问,邱非抿抿嘴唇,有点不好意思,那么多人在外面吹风,结果生病的只有他一个,他还穿着厚厚的衣服呢。
“偶尔病一下也不错啊,可以睡这么好的床。”卢瀚文说着躺下去打了个滚。这座堡垒里的生活很刻苦,猎人们裹著斗篷就能在火堆旁睡上一夜,最多铺点干草、席子,学徒的条件好一点,一人有一张硬梆梆的床。
现在他们在凯尔‧莫罕最高的塔上,不知道当初是什么用途,这个房间被建得特別华丽,床又大又软,足够让他们五个人一起躺下。

是叶修把发烧的邱非拎上来的,邱非十分不乐意,叶修看他烧得迷迷糊糊了还觉得睡那张大床很罪恶的样子,摸摸他烫热的额头:“我们很快就要离开了,你要在那之前好起来才行。”
邱非陷在床里没力气说话,用力瞪起眼睛看着叶修,表达他一定不会耽误旅程的决心。
“不用觉得你应该习惯恶劣的环境,病著也要睡那张破床学会吃苦之类的。”叶修把被角掖好,按了按邱非的眉心,邱非被按得不由得闭起眼睛,一闭就像黏住一样睁不开了。
“这个世界会教会你的,哪怕你不想学。”

“邱非,邱非?”
“……啊。”手臂被拍了两下,邱非回过神,掩饰的抬手抹抹脸,在乔一帆关切的目光下摇了摇头。在接下来的游戏里还是有些心不在焉。
带着笑意的平和语气,为什么会说出那么悲伤的话呢……


叶修打个喷嚏,转头帮苏沐橙拢了拢挡风的斗蓬。
“会冷?”苏沐橙往他身上靠了靠。叶修吐出一口白雾,抬头看看天色,说:“你今年话比较多啊?”
“因为还要讲你的事啊。”苏沐橙把手按在墓碑上,笑瞇瞇的:“我已经讲到你收下邱非的部份了,然后还有前几天你和少天他们打赌的事,然后就没了。”
叶修笑笑,虽然他觉得苏沐橙可以多讲一些她自己的事,做哥哥的应该会比较有兴趣,但是苏沐橙想讲他也由著她。

说到前几天的赌局,叶修又默默把手放回墓碑上:忘了说,沐橙已经长成一个剽悍的女人了,这样会在这个世界活得比较好,所以你不能怪我啊,这是社会的错,世界的错……你要是怪我的话就说一声,你不说话?不说话就是不怪我了……
“叶修。”苏沐橙忽然问,“你为什么对邱非那么严格啊?”
“我有吗?”叶修惊讶,苏沐橙解释:“不是说你兇,我是发现你好像很急着要把所有东西都教给他。小宋跟著韩文清一年多了,学的还没有邱非杂呢。”

“老韩教的东西我都会,他掛了,小宋也有我们看着,所以他没什么好急的。”叶修一笑,“可是我教给邱非的那些,除了我没有第二个人能给他。”
苏沐橙一怔,叶修连忙补充:“我不是说我会死。”
“那你是在说什么。”苏沐橙难得生气了,缩在斗蓬下的手伸过去掐了叶修一把。
“是我说错了。”叶修痛快承认错误,抓着苏沐橙的手塞回斗蓬里,“我保证,明年我还会好好的和你在这里,每年都一样。”
苏沐橙咬著嘴唇瞪了叶修一会,张开手臂抱住他。

“我相信你。”她闷闷的说,“不管你说什么,我都相信。”

             

                TBC.

 

忽然發現我好像立了好多FLAG。如果有人擔心會虐的話我保證是雷聲大雨點小=A=
文中所有名詞及系統,包括地名(凱爾莫罕),怪物,都來自Witcher遊戲中的設定。

話說我覺得我好像在報告裡忘了什麼事,我是不是有要出本......(茫然臉

评论 ( 34 )
热度 ( 248 )

© 卡文不想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