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中心,脑洞清奇,没什么节操,只有爱叶修这点是不能让步的。

前路漫漫全文-簡體版→http://omaihshsyexiu.tumblr.com/archive

繁體版→http://ww2.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plugin/indextext.asp?free=100239167&page=102700547&folderid=-1&bookid=100145552

【全职高手/叶修中心】怪物的双生

這一章葉神一口氣多了三個新的後宮(靠
葉神有個狗血的身世
以一篇同人來說我覺得我寫得太駁雜了,自嗨得很嚴重,所以如果看不懂,那不是你們的錯(趴

感謝 高三狗闭关神隐 姑娘捉蟲,把葉秋打成葉修真是蠢die了......

 

怪物的價值:http://yexiuws.lofter.com/post/27c172_136fd2d

怪物的誕生:http://yexiuws.lofter.com/post/27c172_1524f0d

怪物的养成(上):http://yexiuws.lofter.com/post/27c172_263c56b

怪物的养成(下):http://yexiuws.lofter.com/post/27c172_3a99d14

怪物的传承:http://yexiuws.lofter.com/post/27c172_40562b4

怪物的消遣:http://yexiuws.lofter.com/post/27c172_44cf73f#

怪物的死亡:http://yexiuws.lofter.com/post/27c172_4f97b19

怪物的背叛:http://www.plurk.com/yexiuws

 

【全职高手/叶修中心】怪物的双生

 

 

楼冠宁是听着狩魔猎人的故事长大的。
这么说多少有点夸张了,毕竟身为第一辈猎人的叶修大他不超过十岁。
总之,少年时期的楼冠宁特別特別想成为狩魔猎人。这并不是说他很崇拜那些猎人,楼冠宁觉得狩魔猎人又强又帅气,比起死板教条的骑士显得随性又狂野(来自吟游诗人不负责任的歌谣),他觉得自己也很强很帅气,当然有资格成为狩魔猎人。
钜商的独子,这样子自信满满是正常的。

值得庆幸的是狩魔猎人虽然稀少,却很好找,有怪物有悬赏,他们就会自己找上门。
怪物到处都是,楼家有的是钱。楼冠宁的悬赏勾引到叶修。
接下来的故事就不值一提了,对楼冠宁来说他见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多年后都能在午夜梦回时看见银色剑刃扬起的血花,但对叶修来说,只不过是那只齐齐摩女王的皮有点厚,他的剑需要好好保养,还有吟游诗人们又有新的创作题材了。

什么自信都不用提了,楼冠宁恭恭敬敬的把人请到屋里坐下,亲手斟上美酒,口称大师。
“我不喝酒,酒量不好。”叶修摆手,也不问楼冠宁这么殷勤想干什么,拿起桌上的一颗梨啃了起来,笑笑的看着他。
“大师。”楼冠宁端坐在叶修面前,深吸口气,说:“您看我可以成为狩魔猎人吗?”
“喔?”叶修上下打量他,表情颇意外,“我从小就学习剑术,如果您愿意看看的话──”楼冠宁起身要叫人去拿他的剑。
“不用了,你……嗯,你是和科德温的剑士学剑的吧?”叶修说,“看你走路的姿态就知道了,惯用剑是一只半手剑,也就是重剑?”
“这也看得出来吗?”楼冠宁震惊,噗通一声坐回沙发上。
“唔……”叶修思考著咬了口梨,汁水一下流出来,他连忙把嘴唇贴上去吸吮,一边含糊的说:“我个人不鼓励你加入我们。”
“啊……为什么呢?是我年纪太大了吗?还是我的天赋不够……”

“天赋?不,天赋其实并不重要。”叶修说,“前不久我收了一个学徒,名字是罗辑,这孩子连该握剑的哪端都分不清,身体很差,跟他比起来你是个天才。”
“他有炼金方面的天份,头脑很好,很多人都以为我会培养他成为炼金术士。这条路可以发挥他的天份,也比较为他的安危著想。”
楼冠宁同意,他在脑子里勾勒出一个戴着厚重镜片的瘦小矮个子,很难想像这样的人要成为狩魔猎人,做炼金术士倒是很符合大众期待。
叶修笑了笑,他的笑脸表明他并不同意。
“做狩魔猎人不是坏事,他既然有这个意愿,我说那就去做吧。虽然他能走多远实在不好说,但是我会帮助他。”

楼冠宁呆呆的点头,他觉得自己稍微了解这个男人了,关于他的理想化,他对梦想的尊重,还有他对自己的职业的自豪。
点完头才反应过来:“……不对,那么您为什么说我不能做猎人?我也有意愿啊!”
“我没说你不能,只是我不鼓励。”叶修说,“你的家世太好了。”
“但是我不是不能吃苦的大少爷啊。”楼冠宁快哭了。

“我不是那意思。”叶修连连摆手,“这么说吧,我们需要武器、盔甲,研究的资金,有时还需要情报,所以我曾经和一位大商人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陶轩,你听过他吧?”
“听过,曾经?”楼冠宁捕捉到这个词。
“是的。他已经不满足於我提供给他的利益了。”
“所以您的意思是……”
“你的家世很难得,而且你是独子,比起做猎人,你做商人更能够影响这个世界。”叶修拿起那杯他没有动过的酒,像楼冠宁捧给他一样递到楼冠宁面前,笑着说:“愿意和我合作吗,小楼?”

不是被教导的学徒,是平等合作的对象。
这个邀请产生的诱惑力是叶修自己也没有料想到的。
“……好的,叶修。”他无礼的直呼对方的名字,而叶修只是微笑,“合作吧。”

完成了任务,还找到新盟友,叶修心满意足的离开了,楼冠宁坐在原位发呆,第一次开始认真思考该怎么成为一个成功的商人。桌上放着那颗被咬了几口的梨。
著名的诗人曾经说过。楼冠宁忽然想起。著名的诗人说:我不能描述爱情,爱情有她自己的形状,就像梨一样,你能描述梨的形状吗?
这可真是……楼冠宁把脸埋进手里,闷闷的苦笑起来。
真是难以描述,人生和爱情。

 


“我真不敢相信,他们竟然让这种人参加宴会。”
楼冠宁迅速回过神,并用一个淡笑做为掩饰。酒友没发现他的走神,斜睨著大廰的一角:“看见了吗?那个变种的怪物。”
楼冠宁侧过身不露痕迹的望过去,心里一跳。
那是一个他没有见过的狩魔猎人,但是他知道他。刘皓!这两年每个想知道叶修下落的人都在寻找他!

“小声一点吧,这不是我们的宴会。”楼冠宁和他的酒友轻轻碰杯,交换一个暗含鄙夷的笑容,脑海里飞速运转,思考刘皓为什么会在这里,他今天带的人是否有机会逮住这个猎人而不是被干掉。
一阵轻微的喧闹打破了歌舞声,楼冠宁回头望去,看见一个华服青年被殷勤的从后面的请进来,他的友人又开始抱怨:“天啊,终于!我真好奇陶轩那个老家伙和王子在谈些什么,宴会已经过了一半了。来吧,我们得在结束前想办法和王子说上话,瑟瑞卡尼亚的王族可不轻易露面!”

“……”楼冠宁的喉咙干涩,他仰头把杯里的酒一口气喝光,才勉强能用沙哑的声音说:“是啊,你说得没错。”
瑟瑞卡尼亚的王子竟然长得和叶修一模一样!楼冠宁尽量压抑住手部的颤抖,把空杯放到侍者的托盘上,又一次望了角落一眼,但刘皓已经不在那里了,地上只有一个破裂的酒杯。

陶轩热络的声音传来:“我要为您介绍一个人,一个优秀的战士,狩魔猎人,您知道?他完成了难以想像的任务……” 
王子有礼而矜持的微笑,用叶修的脸做出完全不叶修的表情。
他和叶修的失踪有什么关系吗?王位争夺?兄弟阋墙?楼冠宁的脑子里乱糟糟的,叶修说他的家世很难得,但是从来没提过他的家世更难得!
这必须让其他猎人知道。楼冠宁想,还有刘皓和陶轩勾结而且陶轩似乎和瑟瑞卡尼亚王室有交易……不,也许只是王子的私人行为……

妈的,看在梅里泰利女神的份上!楼冠宁难得爆粗,如果叶修在他面前,他真能用一个拥抱勒死他,要是叶修平常愿意聊聊自己的身世,他现在何必在这里瞎猜干着急!

 

※※※

 

叶秋不知道他已经被兄长的仰慕者划到反派一方了,盛宴之后,他在自己的房间里对着他的特务头子咆哮。
“叶修在他手上,在陶轩手上!这么重要的事情我为什么不知道!?”
瑟瑞卡尼亚情报部队的长官一脸面瘫:“追踪大王子很困难,花费过高,而且您的父亲并未原谅他,因此我们……”
“行了,知道了。”叶秋烦躁的摆手。特务闭上嘴,叶秋拿起茶喝了好几口,吐了口气,慢慢的说:“我把我和陶轩的对话重覆一遍,你帮我看看有没有什么破绽。”

在开头,陶轩说他有一笔生意,能够让瑟瑞卡尼亚轻易凌驾在北方诸国上。
叶秋本身很烦这些事,但是基於王子的义务,他表现出适当的兴趣。
特务评价:本色演出,毫无破绽。
叶秋原本以为最多不过是资助一点动乱,鼓动非人种族在北方作乱之类的。
结果陶轩说,不只如此。他握有一份配方,混合魔法和药剂,能让人类突变成超人的战士,那是经过改良的制造狩魔猎人的配方,只缺一个能充份利用它的国家。
叶秋愣住了。
一直很巴结他的陶轩在这时候露出一种教人不快的,意味深长的笑容。

“说起来,我有一位朋友长得和您很像,简直是一模一样。”他忽然閒聊起来,“当然,您的气度远胜过他。
那时叶秋就知道陶轩猜到了他和叶修的关系,两个一模一样的人,答案实在太过清楚明确。
“那么这位朋友现在在哪里?”叶秋当下笑着问。
“当然,他在这份配方上贡献良多,没有他的研究不会有配方。现在他是我的座上宾。”陶轩说,“您想见见他吗?”
“不用了。”叶秋说,“我们王室很忌讳过於相似的长相,容易……混淆。”
“当然,我完全了解。”陶轩用一种过於亲热的口气说,“请放下心,他绝对不会造成您的困扰的。”

“他的语气让我恶心。”叶秋唾弃,“好像我已经和他达成什么肮脏的交易一样。”
“听起来,您确实和陶轩达成一个您庇护他,而他为您剷除拥有继承权的兄长的交易。”特务说。
“不然我要怎么说?我敢露出一点对叶修的在意,陶轩就能用他的命勒索我!”叶秋恨恨的拍了一下扶手,“我要他死,陶轩反而不会动他,他相信我不想让叶修回来和我抢王位,所以叶修活着他才能威胁我。”
“您说得没错。那就是一个商人会做的选择。”特务说。

叶秋很明显的松了口气,他扯松领口,整个人往扶手椅里陷了陷。
虽然在面对陶轩的当下做出了这样的判断,但是他也恐惧著陶轩会真就那么白痴的把叶修干掉了。

“救得出他吗?”叶秋问。
“难度很大。”特务直言,“陶轩一定已经制造了突变战士,虽然没有见识过,但我想我们的士兵不是对手。”
“那个白痴总是搞出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现在好了,坑到自己了吧!”叶秋骂。

“恕我直言,殿下,我认为您的兄长未必真的在陶轩手里。我个人倾向於陶轩说谎,或者捉到的是替身。”
叶秋思考了一下,摇摇头:“我不能冒险,就以他真的被逮到了的前提做计划吧。那家伙虽然狡猾,但是有时候感情用事的无可救药。”
“那么,我建议将营救定在北方发生动乱之后。”特务说,“突变是不稳定的东西,精灵也是,一点恰当的引导,我们可以让陶轩策动的叛乱烧到他自己。”
“……”叶秋又一次思考,这次他想了很久,才点点头:“就这样吧。另外,最近北方有什么事都要向我报告,哪怕只是荒诞的传言也行。叶修总是和各种荒谬的事扯上关系。”

“我现在就能告诉您两件事。”特务展开一份羊皮纸,“首先,有人在泰莫利亚首都看见十几名狩魔猎人同行,我想他们在寻找您的兄长。”
“唔。”叶秋皱皱眉。这么多人看不住他哥一个人,真是没用。
“其次,我原本无意向您报告,这看起来是完全无关的事。”
“说。”叶秋揉揉额头。

“夜晚的天空出现巨大的空洞,星座没有按照轨迹运行。”特务说,“大约在两年前,这异象也曾发生过一次,法师们认为这是天体交会。”
“那是什么……喔,等等……”叶秋仰起头,闭着眼喃喃自语:“天体交会……它代表两个世界碰撞彼此,精灵相信,人类和各种怪物都是在某一次天体交会时〝掉落〞到这里,因为人类和怪物总是在破坏这个世界,代表他们不存在于这个世界的自然中。”
“是的。”特务看着他的羊皮纸,“您背诵得十分标準。”
“因为我有一个喜欢研究各种无稽之谈的哥哥。”叶秋冷冷的说。

“甚至没有活着的精灵见过天体交会。”特务说,“如今三年间发生两次,很不寻常,又或者,这证明了天体交会其实不是什么奇迹。”
“……谁知道呢。”叶秋说。

他的兄长总是和各种荒谬的事扯上关系。
荒谬的事,那是奇迹的另一个名字。

 

             TBC.

 

 

我不能描述愛情,愛情有她自己的形狀,就像梨一樣,你能描述梨的形狀嗎?──來自Witcher原文小說

關於羅輯,我想很多沒有被劇透姑娘在追全職的時候,都認為羅輯會往後勤發展而不是上場比賽吧。因為他沒有那方面的才能。
但是葉修從來沒有動過讓他安份做後勤的念頭,他始終在幫助羅輯成為職業選手。這讓我很感動。

最後給一頭霧水的大家,近兩章更新〈背叛〉〈雙生〉提到的重點有:
1.葉修是人類
2.葉修幫劉皓偽造信件
3.陶軒搶走了突變的配方
4.所有人都不覺得葉修會被捉住或者他另有目的(包括讀者)
5.宴會的時間在上一章劉皓亂親人之後
6.天體交會,一次發生在劉皓抓到葉修的當天,一次發生在兩年後的今天。

好了到這裡腦洞跟我一樣大的姑娘可能已經大概猜得到了.......再強調一次,看不懂的話不是你們的錯,是我太蛇精病(

 

评论 ( 40 )
热度 ( 218 )

© 卡文不想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