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中心,脑洞清奇,没什么节操,只有爱叶修这点是不能让步的。

前路漫漫全文-簡體版→http://omaihshsyexiu.tumblr.com/archive

繁體版→http://ww2.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plugin/indextext.asp?free=100239167&page=102700547&folderid=-1&bookid=100145552

避雷:貨真價實的NP文

本章吳葉+邱葉

 

【全職高手】前路漫漫16〈ALL葉〉



吴雪峰从浴室走出来,发现叶修呈大字型躺在床上,没穿衣服。
 什麽绮念都先放到一边,看到那个没骨头一样的姿势和惬意的表情,吴雪峰觉得自己也想躺了。他过去抄起被子,被叶修拦住。
“盖什麽被子啊。”叶修眯着眼睛说,“这麽多年了,不检查一下有没有过了保质期?”
于是吴雪峰从善如流的扔了被子,俯下身亲了叶修。

嘴唇相触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有多想念他,还有.....自己的吻技生疏了不少。
 叶修抢到了主导权,一吻结束后舔着嘴唇对吴雪峰笑,“呵呵。”
吴雪峰也没恼,伏在叶修身上轻轻吻他,手指在锁骨上花瓣一样的淡色痕迹上拂过,叶修也吻他,一边说:“你还真不生气啊.....”
 “你这是希望我生气?”吴雪峰不置可否,手顺着叶修的身体滑下去扣在腰上,“别动。”

叶修眨巴着眼睛,吴雪峰一脸专注的看着他的身体,前几天留下的痕迹被一览无遗,沉睡的羞耻心都有点甦醒,叶修不自在的动了动,咕哝:“胖了不少吧。”
 “嗯。”吴雪峰深以为然的点头,在叶修的白眼中说:“你以前太瘦了,下巴尖得能戳死人。”说着手就移到叶修腹上,温温软软的肚子肉被揉来揉去,叶修被揉得痒,又觉得舒服,忍不住哼哼起来,吴雪峰也觉得手感甚好,以前摸起来就是一排骨,现在差不多有个小笼包的程度。

“哎!”叶修叫了一声,“怎麽忽然咬人!”
吴雪峰兴味盎然的咬了两口皮薄肉软的肚子,翻身躺下,一把把叶修搂到胸口,照着略圆润的脸又啃了一口。叶修摸着脸一脸惊诧:“你以前没这个毛病啊。”
 “以前你那副风吹就倒的皮包骨,哪下得了口。”

吴雪峰继续在叶修身上捏来捏去,舒服了叶修就哼两声,把头枕在吴雪峰的肩上,一时间觉得像是从来没有那八年的分离一样。
 叶修知道吴雪峰对他一直放不开,很有些顾虑,好听点是思虑周到,难听点是瞻前顾后,但这次重逢才半天,他已经察觉吴雪峰主动了不少,比如只是接到他的电话就把工作辞了,这就不是以前吴雪峰会干的事。
 所以叶修就直接问了,他说雪峰你现在怎麽这麽主动?“是不是被我的基友数量刺激到了?”叶修笑得欠揍。

吴雪峰还是没生气,语气淡淡的,“如果我当年就能这麽主动,哪有他们的事。”
 “唷,很有自信嘛雪峰大大。”
 “是以前太没自信了。”吴雪峰说,“现在开始......还来得及吧?”
 “当然,不然难道是叫你回来玩放置PLAY的?”叶修想了想,又说:“但是你这是失败后接关,所以奖励得减,大概打个一折。”

奖励一下被分了九份,吴雪峰回忆了一下叶修提过的人,加上他自己五个人,还差五个。

“那个队长,邱非,他也是吗?”
 “是啊。”
吴雪峰意味深长的挑起眉,叶修一脸惊恐:“你在想什麽不河蟹的东西?那时候小邱已经十八了。”
 “那你是怎麽把他和谐的?我不信你会对一个孩子出手。”
叶修摆出一个沉思的表情,说:“还真是我先出手的。”

“原本没打算把他拖下这淌混水的,虽然那小子喜欢我。”叶修换了个更惬意的姿势,不知是有意无意,气息弄得吴雪峰的脖颈痒痒的,“打完挑战赛的那个时候吧,他来找我,心情很差的样子,还哭了,我就想让他高兴点。”
叶修笑了笑,“那时竟然不觉得这麽做有什麽不对,不过.....后来也不觉得。”

环着身体的手臂收紧了,叶修闷哼一声,鼻尖在吴雪峰身上亲暱的蹭了蹭,拖长了声音说:“怎麽──哪来一股醋味?”
吴雪峰狠狠的抱紧叶修,男人温软的身体抱起来的手感格外充实,他忍不住又往那个圆润的肩头咬了一口,咬着牙说:“以后我再也不走了,就是你赶我也不走。”

叶修就偷偷的鬆了口气。
 他从吴雪峰怀裡勉强抽出手,环上对方的颈子,懒懒的说:“是啊,人总不能蠢两次。”

总算是把这个只会想却不敢行动的人逼出了这句话,真是辛苦哥了。他想。
 辛苦费和精神赔偿什麽的,你就准备用一辈子来还吧。


※※※


那天叶修醒得很早,大概是因为挑战赛后得到充份的休养,虽然昨晚才飞回H市,这副死宅的身体也没有什麽疲惫的感觉。
 在床上翻了两圈,叶修爬起来揣上烟,一个人溜躂到了兴欣网吧。
 然后意外拾取野生的邱非一枚。
 真的是野生的,如果再没有人出面接手嘉世的话。

叶修看着躲在网吧牆角的邱非,眨眨眼,“你怎麽穿成这样?”
邱非拿下大墨镜,向对面嘉世歪了歪头,凌晨五点还有几个拿着标语的抗议民众在蹲点。接着开口说:“前辈,恭喜。”
叶修叹口气,揉了揉邱非,要知道邱非的伪装不是为了躲粉丝这种幸福的理由,以嘉世的现况,刚刚惨败的选手们会得到粉丝什麽待遇真是很难说。

“上来坐坐?你有很多话想说吧。”叶修做了个邀请的动作,邱非顺从的跟上,叶修和柜台的员工打个招呼,领着人往楼上的训练室走,木头打的楼梯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
 邱非走了几步,忽然想起:“前辈怎麽在B市待了这麽久?”
 “老人家需要休养啊,你不知道,决赛打完以后我直接睡了一天。嗨,真是老了。”叶修一边说一边打开训练室的灯,又开了两台电脑,“正好B市有认识的人介绍了度假村....诶,下次介绍你们认识,那小子可也是哥的粉丝……小邱?”

身后的少年一直没有吭声,已经在电脑前坐定的叶修回头,才发觉邱非在哭。
 这个认知太冲击叶修的世界观,他呆了几秒又在脑海裡刷了几个卧槽才回过神,推开椅子走到邱非面前,“怎麽了这是?小邱?”
邱非像是站不住,半倚着门框,扭过脸拒绝叶修的碰触,却又在叶修的指尖拂过脸颊时哭得更凶,叶修头皮发麻,索性拽住邱非拉进训练室关上了门。

“说清楚,怎麽了?”他捏住邱非的肩膀,表情少见的严肃,“是最近压力太大了?还是有谁和你胡说八道了,陈夜辉?”
 “........”邱非动了动嘴唇,叶修没听清,一边抹去那些实在很碍眼的泪水一边问:“什麽?”

“...不公平.....”邱非睁开眼,已经流了这麽多泪,还是努力保持声音的平稳,“不公平……”


要怎麽描述嘉世败给兴欣之后的日子呢。

当邱非翻来覆去的翻着报纸,几乎把叶修住的杂物间的照片盯穿一个洞的时候,他的耳边是人群的叫嚣,围在俱乐部外面的粉丝要求解释,但嘉世甚至连派人出去敷衍的意思都没有,所以他们越来越激动,起先只是呐喊,后来开始敲打所有手边能拿到的东西。
 那些愤怒的声响震动玻璃,嗡嗡的让人心烦,后来又停止了,因为窗户被砖头砸破了。
 邱非小心的收拾反射着阳光的碎玻璃,用报纸包着扔了。
 很久以前他失手打破杯子,叶修拦着不让他清理,坚持让清洁工用扫把扫。
 其实那并不是太久以前的事,想起来却像上辈子一样。

每个王朝的覆灭都是从内部开始。
 俱乐部外面吵嚷到有住户忍无可忍的报警,裡面像墓地一样沉默。
 食堂已经看不到人了,厨师被堵在外面的人群吓到,索性辞职,反正谁都知道嘉世要倒了。
 技术部、外宣部和网游部门的员工大都还在,但他们也只会在和老板清算工资时说话,看到邱非和王泽、申建几个选手时,都是一脸不想多说又有点鄙夷的表情。

邱非只是面无表情的和他们擦肩而过。
 身为竞技选手,输了比赛,在很多人看来就等同输了尊严。

陈夜辉倒是和他说过话,惺惺作态的问他被叶修斩断进入职业圈的希望的感觉怎麽样。邱非就笑了笑,他想陈夜辉大概一辈子也不会理解什麽是荣耀。他不知道自己这样笑起来很像叶修。
 陈夜辉差点一拳挥上,总算及时想起香肠嘴的惨痛教训,捏紧拳头哆嗦着嘴唇,在邱非侧身绕过他时忽然说,轮回已经来找过孙翔了。

继老板之后,一队王牌也放弃嘉世,带走了一叶之秋。
 孙翔走的时候很低调,虽然他即将去的是强大的轮回,但是在这裡他无疑是个失败者。
 几乎没有正眼看过邱非的孙翔在那时终于低下头说了一句再见,邱非回了一句加油。
 邱非询问也来送孙翔的肖时钦有什麽打算,肖时钦说他想回去雷霆,然后问邱非有什麽打算。
 邱非看着手掌边缘被碎玻璃扎出的细微伤口,说,我也想回去。

那几天他一直接到家裡的电话,父母希望他回去,重新捡起书本,像兄长一样找一份正当的工作。他们想方设法的说服他,打游戏是不会有前途的。
 压力很大,可是邱非没想过要放弃。叶修退役后他在嘉世的前途岌岌可危,风言风语不绝于耳,那时他的回应是一如往常的专注训练,现在也一样。
 从握着战斗格式进入训练营的那天开始,邱非就相信无论遇到怎麽样的困难,只要他足够强,只要他没有放弃前进,一切就还没结束。

和队长在赛场上并肩作战,这是邱非一开始的目标。这看来是很简单的事,叶修亲口说过第九赛季他就能正式注册,那时邱非心中充满自豪和期待。
──那可是他的队长。
 即使人们总是把叶秋和韩文清,或是其他神级选手并列,他们也始终是对手。而他会和队长一起夺取胜利,和队长分享荣耀,和队长……在一起。
 然后现实给了他一巴掌:叶修退役了,一叶之秋落到别人手上,他们就这样断了所有联繫。

邱非更新了目标,他要站在那个人的位置,看他看过的风景,循着他的脚步追上去。
 结果这个目标的达成条件是打败叶修。此时即使是邱非也忍不住觉得天在玩他。

然后嘉世输了,在身边集体失业的人们每天散发的负面情绪中,邱非镇静的想,这样很好。
 前辈回到联盟了,只要自己在明年的挑战赛胜出,他们还是能站在同一片赛场上。

目标不断被打碎又重新建立,邱非以为自己在这个过程中变得足够坚强,然而叶修只是一句话,就让他彻底的不能自己。
──真是老了。叶修说。

是的,昔日的斗神已经老了,他很可能撑不到十一赛季。
 而即使在挑战赛一路胜利,邱非仍然要到十一赛季才能进入联盟。

“这不公平.....”邱非也不知道自己把这个词重覆了几次,“明明在一开始,我才是前辈的队友……”
结果绕了一圈,他连以对手的身份和他一同站在挚爱的赛场上的机会都没有。这次即使有再多努力,未来也不在他的掌握下。

叶修不懂,他理解成邱非是为了从队友变成对手而难过。
……可惜兴欣不需要再一个战斗法师。几乎是瞬间就理出了兴欣不缺战斗法师的一二三四五个理由,叶修为自己永远的理智自嘲的笑了笑,张开手臂抱住了邱非。邱非在颤抖,也许是因为头被按在叶修肩上,看不到脸,开始呜咽着低声喊前辈。

“别哭了,乖。”叶修尽量用轻鬆的语气说,“好了,把脸抬起来就给你奖励。”
然后疑惑的抬起脸的邱非就被他夺走了初吻,愣愣的停止了哭泣。
 泪水和烟味混在一起,苦涩无比,年长者温柔的勾动他,柔软的舌头互相磨擦,唾液在黏腻的纠缠中分泌出来,有些被叶修嚥下,更多的则在他们的唇齿间发出暧昧而温柔的水声。
 苦涩的味道变淡了。

叶修离开他的唇,在两隻眼睛上各亲了一下,说:“和我同队的绝对不会有这种机会。这样想,有没有安慰一点?”

                                                       TBC.

评论 ( 6 )
热度 ( 148 )

© 卡文不想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