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中心,脑洞清奇,没什么节操,只有爱叶修这点是不能让步的。

前路漫漫全文-簡體版→http://omaihshsyexiu.tumblr.com/archive

繁體版→http://ww2.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plugin/indextext.asp?free=100239167&page=102700547&folderid=-1&bookid=100145552

【全职高手/師徒向】那条有去无回的路〈一发完結〉

叶邱师徒向,没有攻受。文略长。
玄幻架空,严重师父控的邱非,而叶修不是徒弟控。
写的是我认知里的,原著的感情。

“前辈,下一次,场上见。”看到要走,邱非说。
“场上见。”叶修笑。

不用翻原文我也打得出这段对话。
我对叶修的心日月可鉴,可是忍不住埋怨,为什么能这么不打磕巴的许下根本不打算兌现的约定呢?


【邱叶/师徒向】那条有去无回的路

 


闻理捏著一只符鸟敲开邱非的房门。
“兴欣那边的消息。”他说:“苏沐橙接任掌门了。”
埋首在卷宗里的年轻掌门抬起头,脸上的表情让闻理瑟缩了一下。
邱非放下笔站起身,一手扶著桌沿慢慢跺了几步,深吸口气,问:“他呢?”
“叶秋、不是,叶修前辈已经前往长生道了。”闻理说。

长生道。数年前叶修强行解除和嘉世的契约时便走了一回,今次他和兴欣的缘份已尽,这条号称有去无回的路,他还得再走一遭。

邱非抬手招来墙角立著的战矛,一言不发的向外走,闻理连忙跟上去。
“掌门,你去哪?”这脸色,不是去兴欣踢馆吧?
邱非脚下不停,淡淡道:“长生道。”
闻理有些磕巴:“可那是条死路……”
“我知道。”
“你会回来吧?”闻理一把抓住邱非的衣袖,“不会就跟著叶秋前辈走了吧?”
“你在想什么?我当然会回来。”邱非把袖子从闻理手里扯回来,表情有些慍怒:“这可是嘉世。”
他自愿留在断壁残垣中献出此生去成就的嘉世,才堪堪在强敌环伺中站稳脚步,正要开始书写新的历史,他怎么会在这个时候离开?

闻理灰溜溜的回去帮邱非收拾书桌,散落的书简吸引了他的目光,一卷卷翻阅过来,有讲武技心法的,教导阵法的,铸剑炼器的,看笔迹,全是前掌门叶秋的手迹。
闻理把笔啊墨啊都收拾好,看着散在桌上的书简,想着刚才邱非那么理所当然的跟他说,这可是嘉世。
“……可是那是叶秋啊。”闻理喃喃说。

是那个早就和嘉世了断干净,走过一回长生道,改了名字,还是被你一心一意信仰著的叶秋啊。


嘉世的管事又一次迎来他们的掌门,陪着笑脸躬身要拜。
“免礼。”叶秋随手虚扶,管事原本就只是做个样子,站直了笑着说:“您有一阵子没来了,外门可多了不少弟子。”
“有什么好苗子么?”叶秋站在高墙上,视线扫过底下正在练功的外门弟子,里头有人有妖有精怪,确实有几个是生面孔。
管事明智的没有吱声,默默站在后头陪着,要说这些弟子资质如何,他的眼光怎么可能比得上自家掌门?叶秋问他一句是给他面子,他可不能再腆著脸去让人打。

叶秋看了一会,指著远处的角落问:“那个小家伙是谁?”
管事望过去,心里纳罕,难得这回叶秋掌门看中了一个他也一直很看重的人,“那是邱非,自称是绿竹所化。入门不久,进境飞快,我关注他许久了。”
他是十五、六岁的人类模样,身形不高,长相也不算出众,在他们一问一答间,正好持著粗陋的战矛把一个同门打倒在地。
邱非弯下身想扶起对方,伸出的手被一巴掌打开,原本在旁边看着的几个人不怀好意的围上去,哗声渐起。

“喔。”叶秋笑了一声,管事有点担心掌门嫌他管束不力,有心辩解,又知道叶秋不是好糊弄的,硬著头皮说:“邱非招惹了不少嫉妒,我劝过他收敛锋芒,但是他年轻气盛……”
“不怪他。”叶秋倚在栏杆上,远远看着邱非和那些人对峙,脸上的笑意越发地大:“这样的天份是藏不住的,连你都能看出他的潜力了不是么?”
管事干笑,忽然对邱非升起了一点嫉妒。
“他明明势单力薄,手里的战矛也不比其他人的强,气势却不同。”叶秋还在说:“嘉世境内使战矛的多,可是技巧能练,这份气质却是得天独厚,学不来。”

管事忽然又不嫉妒了,他已经有了预感,将来邱非在同门间的日子只会更难过……
叶秋掌门,那是个相当任性的人呢。


天上正落雨,山林里一片淅沥淅沥的雨声,叶修虽然打着伞,宽松的衣袍和裤脚还是溼了。
这里是前往长生道的必经之地,向来杳无人迹。他们这些仙妖魍魉能搬山断水,牛逼得不行,天命到了还是得乖乖回归无极,自然个个对这条路厌恶至极,长生道这名字取得讽刺的很。
叶修倒是坦然,这条路他是第二次走了,上一次他还叫叶秋。
他慢悠悠的走着,走着,忽然停下了脚步。

前方一道悬崖,脚下泥泞的道路陡然隔断,取而代之的是泛著暗青微光的透明阶梯,一级级蜿蜒盘绕而上,隐在一片连他也看不穿的雾霭中。
和他上回来的时候没什么不同。
让叶修停下露出惊讶神色的,是断崖旁的人。


有好长一段日子叶秋天天往外门跑,按说他一个掌门日理万机,还要付出比任何人都多的时间修炼,否则凭什么担那天下第一人的名头?可他再怎么忙碌,都会挪出时间去瞧瞧邱非。
其他弟子看在眼里,別提有多嫉妒了,对着邱非都有些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

“你可真是交了好运吶。”有当面说酸话的,也有背地里说小话的:“不知道是怎么拍上了掌门的马屁,哼。”
前者邱非祇是一笑,也觉得自己运气挺好;后者他潜心修行,根本入不了他的耳。

有些人就口不择言了:“跩什么呢,不过是一只竹精!”
要说起来,竹子自然比不了那些原形是猛兽的,比如霸图掌门韩文清,吊睛白额大虎,现出原形就能吓倒一片,那些花花草草的精怪就没有这份功力。
骂人家的原形,在精怪里就像骂一个人类的爹妈一样。
饶是邱非也要变一变脸色,可他从来不做口舌之争,祇拿战矛指著对方说,场上说话。

这样的戏码上演了无数次,后来叶秋知道了,笑着摸了摸邱非的头,“他们真是误会你了。”叶秋打趣他:“你连竹子都还不是呢。”
邱非就红了脸。
谁能想到他在修道的路上已经初窥堂奥,原形却还是一棵底下圆胖,头顶尖尖,嫩绿青葱的竹笋。
叶秋第一次看见也吓了一跳,蹲下去在尖尖上摸了半天,才叹:“……看着很好吃的样子。”
苏沐橙在旁边笑了起来:“我叫厨房晚上给你做道辣炒竹笋?”

叶秋说太好了。
苏沐橙真的去了。
竹笋邱非什么都不想说……他现在也没办法说。


叶修站住,邱非也没动,立在崖边看着他,战矛拄在地上。
叶修一脸措手不及,长生道上不兴送別,大家都是悄悄来悄悄走,他自己就没送过当年和他一起建立嘉世的吴雪峰,也没想过邱非会出现。
“兴欣的消息?”他问。
邱非点点头,叶修算算时间,多半是一接到消息就来了,半点没耽误。
他心里其实不像脸上表现出来的那么惊讶,邱非对他的尊敬他心里有数,再考虑到较真的性子,邱非出现在这里并不奇怪。

“你又长高了。”叶修来了一句长辈式的招呼兼夸奖。
邱非抿了抿嘴唇,不冷不热的说:“我长得很快。”
叶修挑起眉,眼下不是什么喜庆的场合,但他怎么觉得邱非像是怨气不小?


叶秋是个好老师。除了将所学倾囊相授,也不吝啬口头上的鼓励。
“別理他们,竹子有什么不好?长得快,又坚韧,小时候还很好吃。”他笑瞇瞇的拍拍邱非圆滚滚的腰:“遂茂而不骄,瘁瘠而不辱。这是诗人写来赞美你们的。”
“?”
邱非没听懂。

似乎没有提过,叶秋是个千年道行的仙人,因为过於缺乏仙人的气质,许多人都会忘记这一点,邱非也在其中。
偶尔叶秋冒出几句艰涩的古语,他才恍然想起这人本是活在千年前的凡人。

后来邱非确实长得飞快,没几年身高就超过15尺(竹形),修为更高。
人人都说他是叶秋属意的下任掌门,是却邪的继承者,说了几年,叶秋却甚至没有让他正式拜入嘉世内门。
由此衍生出多少风言风语就不提了。叶秋没有对他解释过什么,邱非也不问。再给他一点时间,让更强大的他站在叶秋身边,他不急。

某一天清早,一个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传遍嘉世。
传到邱非耳中的时候,他正握着战矛回忆昨日叶秋指点他的细节,那一刻血液都是冻结的。
──叶秋去长生道了。

邱非没有质疑消息的真假,叶秋已经活了超过一千年,什么时候离开凡间都不奇怪。但他一直以为既然这个人能从千年前走到今天,遇见他,应该也能再等他几年……
为什么不告诉他呢?昨天,上个月,去年,叶秋日日都来见他,为何只字不提?一听见消息,身旁的同门尽皆将视线投向他,他们都认为邱非之于叶秋是特別的,邱非自己也这么相信。
可事实是他什么都不知道。


叶修有点累了,他能感觉到在长生道的上面,比雾更深比云更高的地方,有股意志在召唤他。
可是他没有动,也未曾催促邱非道明来意,让后辈闹一下別扭,这点时间还是有的。
邱非发现了,心里五味杂陈说不上是什么滋味,张口欲言,竟又有些不想听到答案,踌躇了半晌,最终问了一个其实并不那么在乎的疑问:“……以前,前辈一直让我留在外门,是有意为之吗?”

这个问题没有出乎叶修的意料,“契约一旦结下就不是轻易能解除的,我离开之后嘉世一定有一番动荡,谁知道你会被安到什么位置去?”
“可我不在意。”邱非说,“不论是什么地位,我都会守着嘉世。”
“所以我也没想着把你送到別的门派去,王杰希可是很欢迎的。”叶修笑笑:“我只是觉得,比起被契约绑著不得不继续效忠,让你看着嘉世改变,再决定是否定下契约,对你比较公平。”

邱非皱起眉想了想,嗯了一声,轻声说:“谢谢前辈。”
“好说好说。”
戏肉还没到呢。叶修想。
他可不信邱非特地在这儿堵他只为了问这个。


邱非和嘉世簽过两次契约。
第一次在叶秋离开后不久,虽然嘉世并未给他应有的地位,邱非还是没有犹豫的献上自己的血。
第二次则十分有悬念。嘉世被叶秋率领兴欣击败,昔日的〝嘉世境内〞几乎都成了〝兴欣境内〞,随着镇派之宝却邪被辗转卖到轮回,从长老到外门弟子几乎走得干干净净,各找出路去了。
摆在邱非面前的路有两条,一是留下,拿自己余下的生命去填嘉世的窟窿;二是离开,他甚至不需要烦恼该往何处去,微草掌门早已遣人来延揽他。

两个选择,哪个更聪明一目瞭然。
以至於后来闻理问他有没有对微草的邀请心动过,邱非都说不出什么大义凜然的话。
“有。”他很干脆的承认了。
闻理也不意外:“幸好你没去,去了我们嘉世的复兴大业就黄了。”他顿了一下,窃笑着说:“而且你要是去了微草,指不定怎么被欺负呢。”
“怎么说?”邱非不懂。

“你没听说么?王杰希掌门对他徒弟宠爱的不得了,那可是位隐形太子,叫什么来着。”闻理瞇眼想了想:“据说王掌门曾经把自己的原形剁了一块下来给他吃,你知道嘛成精的人参,大补之物,就这样让他吃了,外头都说他是王掌门的私生子──”
“胡说八道。”邱非喝斥,两道眉竖了起来。闻理立刻噤声,眨巴著眼不解的看他。

要说邱非接掌嘉世后学到了什么,那就是一派掌门所做的选择无论钜细,都不会是出自一己之私。他与王杰希素不相识,但是同为掌门,推己及人,王杰希对徒弟的一片〝真心〞,必定是为了微草的鼎盛强大,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如果没有这种近似不近人情的专心致志,是不能将门派领至一流行列的。
所以他听不得微草掌门无私之举变成旁人佐酒的谈资。

但是邱非不知该怎么向闻理解释,祇严肃道:“以后不许再提,我门中都不准妄议他人是非。”
“喔喔……”闻理诺诺应了。
邱非较真不是一两天的事,他也习惯了,挠挠头改口问道:“那么,你后来是为什么决定留在嘉世?”
这个问题让邱非静了一下,“嘉世才是我心头所系,还有……我想让叶修前辈觉得,他没有白收我这个学生。”

他是笑着说的,语毕,笑容却渐渐收了起来,半晌之后极轻的叹了口气。
“是我当局者迷了。”邱非说。他的神情复杂,像是不甘,却没有与之相应的懊恼,倒是有几分理解和释然。
总之那并不是什么开朗的情绪,闻理丈二金刚摸不著头绪,却也体贴的没有再问。

那是邱非第二次认识到,自己之于叶秋,兴许不是一直以为的那么特別。
王杰希是掌门,叶秋也是,是比王杰希更了不起的掌门。
原本这也没什么。
可谁能想到,那人已经在他无知无觉的时候走了一回长生道,竟还有第二回──


“想说什么就说吧。”叶修看着邱非变化不定的表情,也开始好奇究竟是什么让他这样犹豫。
邱非一直看着他,一刻不曾移开目光,闻言垂下眼,说:“前辈是不是忘了曾经答应过,要在论剑大会上与我一战?”
“……”叶修的笑意僵住了。

所幸邱非低著头,叶修收拾表情,苦笑道:“我说没忘,你信么?”
“去年你提出论剑之约,我那时便知道我等不到那十年一次的大会。”叶修不等他回答,自顾自的说:“我答应下来,一是不知道怎么向你解释,二来,也是真心想和你交手。”
邱非抬起头,叶修直视著他,坦然道:“我真没忘,你可能觉得我不当一回事,我却希望你也不要太当一回事。我已经过去了,你会走得比我更远,看到我没看过的风景。我不是在夸你,你比我年轻,所以这是必然的。”

他是这么认真的开导他,不是面对后辈的哄劝,是真实的阐述自己的想法,希望得到他的理解。
其实如果兴欣陈果长老在此,必定开始怀疑叶修是否又在一脸正经的忽悠人了。
邱非不是陈果,他的眼睛一酸,“但是,前辈为何不告诉我……长生道……”喉咙有些发紧,他深吸口气缓了缓,才续道:“若说上回是事出突然,这一回我又是从不相干的人那儿得到你的消息……”
“我只是想听您亲口说。”

这下换叶修说不出话了,他看着邱非,有心想问这重要么,却没有问。
他知道邱非会用一贯认真的表情告诉他,这很重要,再重要不过。
而他也是打从心底觉得,这不重要。

邱非打开了话匣子就索性不阖上了,看着叶修把心里埋了很久的念头一股脑倒了出来:“还在嘉世时,我一直以为我在前辈眼中是特別的,后来做了掌门,看着门里的弟子,才知道前辈是怎么看我的。这次的事,您没有告诉我,但兴欣的人想必知道。”
“只是这也不代表他们的地位高于我。”邱非的脸上没有喜意,用平稳的语气作结:“唐柔,乔一帆,和邱非,在您眼中都是同样的。”

“不一样。”叶修叹了口气,“你不一样。”
邱非第一次对叶修露出怀疑的表情。
“我有过很多学生,教过很多人,妖,精怪,甚至鬼魅。”叶修的语气特別平静,一点也不像在哄人:“这么多人之中你最爱我,所以你不一样。”
……也确实不是哄人,是常人听见了会怒斥无耻的话。

邱非完全怔住了,他呆立著,平静的表情慢慢融化,变成闻理曾见过的,既不甘又理解,并且释然的表情。
不同之处是这次他没有沉默,而是低声说:“是的,前辈,我爱你……”还有谁能比他更清楚他多爱叶修?只怕叶修都不能想像,“你是我唯一尊敬,信仰,崇拜,努力想成为的人……”
他闭上眼想深深弯下腰,却被叶修一把扶住。

“你看我们说了这么久,雨都停了。”叶修收起伞,抬手撩了撩邱非被打溼的头发,微微一笑:“你都在这了,就送我一程吧?”
叶修将千机伞甩到肩上,施施然踏上长生道,脚下的步伐轻得像踩着回忆。邱非呆了一瞬,战矛右手交左手,从后赶上去牵住了叶修空余给他的那只手。
“怕不怕?”他们踏进沉沉雾霭的前一刻,叶修问。
邱非确实是怕的,他在这片异样的雾中连身边的叶修也看不见,只能凭著手中的温暖埋头向深处走,而这是一条有来无回的路,是所有修道者梦中最惧怕的未来。

“前辈已经是第二次走了。”他喃喃说。
“是啊,都习惯了。”叶修说,“到了该掉头的地方,我会告诉你的。”
邱非感觉到叶修紧了紧和他交握的手。

“我不怕了,前辈。”邱非握紧战矛,仿佛叶修的力量透过交握的手流到了他的兵刃上:“再也没有事情能让我害怕了。”

 

                     FIN.

 


大概是,邱非找到即将退役的叶修说心事,得到勇气之后继续站在赛场上的的故事?
我只是希望叶修退役前能再和邱非好好说一次话。

有个很想写的梗没用到,迷信说竹树开花,必有大灾,想看邱非晃著满头小花惊慌的跑去问叶修怎么办XDDDD(被打)


这篇我每天至少写5小时写了五天,求评论求留言回血,拜託了......

 

评论 ( 56 )
热度 ( 299 )

© 卡文不想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