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中心,脑洞清奇,没什么节操,只有爱叶修这点是不能让步的。

前路漫漫全文-簡體版→http://omaihshsyexiu.tumblr.com/archive

繁體版→http://ww2.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plugin/indextext.asp?free=100239167&page=102700547&folderid=-1&bookid=100145552

【韩叶】穷山恶水〈一发完结〉

 六千二,韩叶总是爆字

武警韩x钢琴家叶
有一定程度让人不愉快的犯罪描写。不过没有血腥,可以放心。
最初的灵感来源是《针孔旅舍》之类的美国杀人魔/公路逃杀电影,在这种环境看到警察会非常有安全感啊!(可惜警察都没啥用)
原本要写外国自助旅行,后来想想,还是走本国路线吧。

好像有點狗血(。

 


【韩叶】穷山恶水〈一发完结〉


韩文清在车站外拦了一辆出租车,先把还算轻便的行李从肩上卸下来甩进去,弯下身钻进去车后座时司机回头看了他一眼,表情略警惕。
韩文清习惯了,看着手里的信报上了目的地。那是个美术馆的地址,司机又从后照镜快速地打量他一眼,可能是觉得他和美术馆的画风格格不入。

到了地方结清车资,司机开走时将油门一口气踩到底,废气在七月的天气变成一
道热浪,韩文清往旁边避了避,脚下广场的地砖被晒得热烫,顶著大太阳站了一会便出了一身汗,那个说会在这里等他的家伙迟迟没出现。
韩文清不动如山的等着,忽然看见几公尺外,广场尽头,美术馆的大门被推开,一张白脸从里面探出来,远远对他挥了挥手就缓缓缩回去。
韩文清快步走过去,他还以为人是迟到,原来是受不住高热,躲进去吹空调了。

一进去就是一股凉意,叶修歪歪斜斜的站在旁边,递过来一张纸巾:“好久不见,老韩同志,北京人民欢迎你。”
这种不是怠慢又不算正经的态度,在部队待了十多年的韩文清同志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於是闭紧嘴,擦著汗板着脸打量两个月不见的叶修。
“胖了。”他说。语气里竟然有讚许的意思。
“我可是死里逃生,家里一天三顿的帮我补。”叶修扬扬胳膊:“也白回来了,沐橙每次保养都拉着我。”

韩文清看了一眼,确实是白得能透出青色的血管,就点了点头。他是军人转武警,各种暴动恐攻天灾都见过,很清楚对那些幸存者来说,脱离了危险不代表生活回到正轨。多的是从此悽悽惶惶,吃不好睡不下的。
像叶修这样事隔两个月就能养得脸颊丰腴的,少之又少,他说苏沐橙专注美白,看来也没什么后遗症。两个都是好样的。

美术馆很大,叶修领著他左拐右拐,停在一个掛满画的大厅外面。
“这里还没开放?”韩文清问。一路上只有零星警卫和清洁人员,大厅外还用围栏挡着。
“还有一个多小时,到时会有一堆游客和媒体。不过这不是重点?”叶修示意他看旁边的立牌,上面有苏沐橙的簽名,“你以为为什么邀你来?这是沐橙的画展。”
韩文清了然:“她把那里的事画出来了。”
叶修点点头,抬起腿翻过围栏,韩文清看得直皱眉头,“能释放压力,也顺便帮新法令做宣传,挺好的……我说老韩同志,快过来啊。”
韩文清从没做过翻越围栏这种没素质的事,叶修被他瞪着也不怵,乐呵呵的看着大长腿抬起来放下去,十分欣赏。

等他们站到第一幅画前面,叶修不正经的表情已经收起来了。
韩文清不懂艺术,好在苏沐橙的画很写实,画中山明水秀,但是厚重粗放的线条和用色让人看着有点喘不过气。韩文清有些意外,苏沐橙长得漂亮,面相温柔可亲,想不到画风这么奔放。
叶修当然是早就熟悉苏沐橙的作画风格,他歪歪斜斜的站著,表情淡淡的,语气也淡淡的:“那个向导带着我们从这里进山。”他指指画的右下角,“很简陋,人踩出来的路,只有当地人才会走,但风景确实很好。”

在游客眼里,水越清越好,山越深越好,动物要多,光害要少。远离城市,亲近自然。
对当地人来说,却是远离文明,没通水电,物质匮乏,挣不了钱,娶不到媳妇。
“穷山恶水……”叶修没把话说完,语气轻飘飘的。

韩文清在心里接上:出刁民。


两个月前。

在深山老林撞上一对手拉着手踉跄奔跑,形容狼狈的男女,韩文清的第一个念头是,私奔?
接着他反应过来不可能。这片山里只有一个村子,落后贫瘠,这对男女一看就是城市人,哪怕是私奔也不该跑到这种地方,除非脑子坏了。
“你们……”
“別过来!”男的把女的挡在身后,摆出一个形式意义大于实质意义的戒备姿态。
后来韩文清偶尔还会怀念这个惊慌失措的叶修,但在当下他只是按照标準流程掏出了他的士兵证。

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的信誉不错,男人的目光在证件照和韩文清的脸上来回,似乎确定了这过目不忘的相貌不会有假,立刻镇定下来,最后一次确认:“你是武警?”
“是。”韩文清答得铿锵有力,男人拉着女人一下窜到他身后,韩文清已经察觉这事情不简单,一边掏枪一边问:“谁在追你们?”
“人贩。”两个字硬是被男人说得上气不接下气,可见已经紧绷到什么程度,“还有买家,村子的人──”
“到后面去。”韩文清持枪警戒,头也不回的拍了他一下,又推:“追来了。”

男人连滚带爬的躲到树后头,还不忘把女的按在自己背后,韩文清回头看了一眼,心想虽然一看就是个亚健康,倒还是个汉子。
“老韩同志,你行吗,四个人,都有枪!”汉子说。
男性最痛恨被问行不行,韩文清是老道的军人,心理素质过硬,不知怎的却忽然有股火气,就觉得这人真是讨厌,生死关头这么多话,是朵奇葩。这时一个中年人举着猎枪从树丛间钻出来,穿着洗得发黄的汗衫,一看见韩文清举枪对着他就愣在当场。

“武警,別动!”韩文清大喝。掐著话音将落未落的那一秒,扣动扳机。
紧跟著又是三枪,树林里有人惊慌大叫,然后是快步逃走的声音。
男人缩在树后,眼睁睁看着三个人倒在地上,再无声息。
“你……根本没给他机会投降啊。”他结巴吐槽:“叫他不要动是为了好瞄準吗?”
韩文清正在掏那三人的口袋,不出意料的没带身份证,闻言瞪了他一眼,那男人立刻改口:“放心,我一定告诉大家是他们激烈反抗,你不得已开的枪。”说着还拍拍女人的头:“是吧,沐橙?”

他和沐橙说话的时候,表情和语气一下变得软和,韩文清注意到,脸色惨白眼神惊恐的女人因此定住了神,“嗯……”她抓紧男人的手,看着韩文清小声说:“谢谢警官。”
韩文清摇摇头:“先走,还有人会追过来。”


“我们很听话吧,你说跑就跑,你说臥倒绝不站著。”叶修笑着说。
“执行力不够,没什么用。”韩文清表示,“你根本是用走的。”
“我是被你压着走的,当时真的觉得会走到死掉。”
“苏沐橙都比你强。”


天色转暗之后韩文清就地生火休息,一听见他喊停,早就撑不住的叶修直接滚到地上,大字形摊平。苏沐橙也是两腿发颤,还保持著女性的矜持只是坐下,被叶修拉着也躺了下去。
韩文清在附近洒了一圈驱蛇药,回来就看见两个倒楣游客叠在一起,叶修的手在苏沐橙背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拍。原先因为叶修过差的体能掉下去的好感又升上来了。
还是那句话,弱得要命,总算还是个汉子。

他们把韩文清的干粮分了,叶修才有力气说一下来龙去脉。
“来旅游,找了当地人导游,被他带着往偏僻的地方走也没有怀疑。”叶修说得很简单,“今天早上,他一个同伙忽然出现,把我们綑了。我以为是绑票,结果又来了两个人……”
苏沐橙皱著眉微微动了动,叶修拍拍她的手,脸色也不好:“……一来就看着沐橙报价,我才知道是遇上人贩了。”

“怎么逃走的?”韩文清问。
“价钱谈不拢,他们去旁边扯了很久,只留一个看着我们。”叶修看着他,笑容很微妙:“我说我色诱他然后敲昏他,像电影演的那样,你信不信?”
韩文清直视他,答得严肃,说:“辛苦了。”
虽然听起来有点可笑和羞辱,但是对于在危境中自救的人,韩文清绝对尊重。
叶修愣了一下,笑容真心了一点:“值得的。”

默默靠著叶修的苏沐橙侧过脸,对着韩文清笑了一下,大概是感谢他安抚叶修的情绪。
感情很好。韩文清想。

“老韩为什么来山里,现在武警也要巡山?”叶修问他。
“我在休假。”老韩摇摇头,意识到叶修是个自来熟,“那两个想买人的村民,我要去他们的村子。”他顿了一下,脸上的表情冷硬了几分:“我一直怀疑他们买人,现在确定了。”
叶修和苏沐橙双双瞪大眼。
“你是说我们不是第一个……”
“这种地方重男轻女,女性很少,男人想生孩子,只能买。”韩文清说,“全村的人都买,都是共犯,所以我说还会有人追过来。”

一阵沉默。
“恶心。”苏沐橙说。她的眼圈红了,嘴唇咬得紧紧的。
“没事,放松。”叶修拍拍她紧紧绷起的背脊,安慰她:“哥会保护你的,还有老韩同志在呢。”
他对着韩文清打眼色,韩文清不善安慰人,想了想只能拿事实说话:“我是特种部队退役。”
“噗。”叶修喷笑,咧著嘴问:“有蓝波那么厉害吗?”
韩文清不屑的看着他,苏沐橙被逗笑,又收了笑,小声跟叶修说:“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別把歹徒做的事揽到身上,咱们可是受害人。”叶修说,语气和先前一样软和。

等到苏沐橙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叶修才告诉韩文清:“沐橙是画家,这趟原本是出来找灵感的。”
“这不是她的错。”韩文清表示理解,“你们都做得很好。”
“我也这么觉得。”叶修一脸深以为然,韩文清又油然升起打人的冲动。
“睡觉。”他瞪了叶修一眼,“天一亮就要继续走。”
叶修垮下脸,忧郁的抱着苏沐橙睡了。
三十二岁没交过女朋友的韩文清守着夜,觉得有一点点刺眼。


隔天他们继续走,他们的运气不错,沿路都没有遇到野兽或蛇,天气也很好,如果下雨的话,泥泞会让叶修和苏沐橙更走不动路。
接近中午的时候韩文清忽然停下,一直盯着地面的叶修高兴的抬头:“可以休息了?”
韩文清一摆手,侧耳去听,叶修不明所以,也跟著听,他的耳力特別好,竟然也真的让他听到了什么。
“这是……狗叫?山里有野狗?”叶修还不明白。
“走!”韩文清大喝,直接扔了背包把苏沐橙负起来,踹了叶修一脚让他赶紧跑:“那是猎狗!”

猎狗闻了叶修他们落下的行李里的衣物,村民才能这么快的追上来。所幸那些狗不算驯得太好,远远的就让他们听见吠叫声,他们还来得及跑。
“还有多远?”苏沐橙焦急的问,叶修用了吃奶的力气才勉强跟上韩文清,她知道他撑不久。
“很近了。”韩文清有答等于没答。叶修在后面呼哧呼哧的跑,还在想幸好山里人不太会驯狗,要是换成他家看门的那只黑背追在后面……真是不敢想。

说是不敢想,其实还是想了,分神的教训立刻出现,前面的韩文清和苏沐橙只听见一声短促的惊呼,回头就看见叶修单脚摇摇晃晃的蹦了两下,脚下的土石大片滑下,他也跟著往下滑,右手本能的乱挥,随即摔了下去。
“叶修!”苏沐橙尖叫,韩文清扑过去,看见叶修往下落了有两公尺,贴着山壁勉强站在一片松软的土上,那些土还在不断向下滑,叶修脸色都发白了。
“我没事……你们先走。”苏沐橙趴在地上伸手要捞他,叶修举起手做出一个安抚的动作,仰头对韩文清说:“你先带沐橙走,我就在这,没事。”
“他们追上来了你怎么办!”苏沐橙急得哭了,叶修离底下的地面有四层楼左右,上不来下不去,那些人追到这里还不是一枪一个準?

韩文清啧了一声,把苏沐橙拉起来问她:“会不会开车?”
苏沐橙一边哭一边点头,韩文清便把钥匙和手机塞进她手里,交代她:“直走,我的车停在外面路边,往右是下山的路,开到有讯号的地方打给通讯簿里的张新杰,告诉他这里的事,懂吗?”
“懂……懂!”苏沐橙抖著手握紧钥匙,又低头去看叶修,叶修其实也吓得面如土色,还是笑着向她说:“去吧,车子记得开慢点。”
苏沐橙用力点头,“你等我!”

眼看着苏沐橙的背影消失,韩文清拔出配枪站在叶修头顶边上,凝神等待那些追兵出现,叶修在底下对着悬崖吞口水,韩文清警告他:“你给我在那里站好了。”
“没站住的话你要毙了我吗?有点浪费子弹吧。”叶修不想再看,索性抬起头,正好能看见韩文清紧绷的侧脸。
韩文清爆了句粗,叶修还在不知死活的说:“如果这是好莱坞电影,活下来的那个一定会跟女主角凑一对,老韩同志你是好人,沐橙就讬付给你了,她喜欢恶作剧你多担待……”
“你他妈闭嘴!”韩文清是真想一枪崩了他。但是他一低下头就正好对上叶修的视线,叶修脸上还有点笑意残留,只有漆黑的眼里能看到被他压抑住的恐惧。

职业因素,韩文清看过很多人在他面前挣扎求生,他的反应永远是行动多于口头安抚,对一个快要死掉的人说冷静,效果就像把钱丟进水里一样。
只有这一次,韩文清忽然很想说点什么,不是让叶修冷静,而是让他痛快的展现出恐惧。那个需要依靠他的女孩已经不在这里了,他可以不用再坚持支撑。

叶修不知道韩文清在想什么,他只听见一声极近的犬吠,然后头顶上枪声大作,韩文清的身影从他的视线里消失,耳边尽是狗的哀嚎,人的呼喝,韩文清在喊:“武警,別动!”
已经交火了还喊,蠢死了。叶修忍不住笑出声,与此同时他的心跳急速搏动像要从喉咙跳出来,呼吸也艰难,张着嘴唇才能吸到足够的氧气。我是太害怕了,叶修在一片枪声中想,还有太累了。

然后枪声停了。
叶修仍然仰著头,他不知道他会看到韩文清,还是一个陌生人和一把猎枪。他祈祷是前者。
一张灰扑扑的脸探出来,线条刚硬,古铜肤色,浓密的眉毛压得很低,一脸兇相。
“老韩同志。”叶修喘息著笑了:“不愧是特种──”
脚下一空,叶修脸上的笑还没收起就被错愕取代,到口边的部队两字变成一声轻轻的〝啊……〞
韩文清下意识伸出手,什么也没抓到。
他站起身,有意识的跟著跳了下去。


“油醬噗,爱醬噗。”
“说人话。”
叶修看着那幅画著小悬崖的画,微笑:“跳下来的姿势很帅。”


飞身抱人的正确姿势,韩文清是练过的。
他在半空中抱住叶修,两个人在山壁上撞了一次,接着往下一路滚一路撞。落地后韩文清顶著满头的土和血去看叶修,心想怎么样也不至於就这样掛掉吧?才四层楼!
叶修身上看不出什么外伤,也没吐血,但是眼睛闭上了。韩文清把他放平,在他身上各处摸了一下,摸到肋骨断了,脸一沉。
“叶修,叶修!起来,不準睡!”
“呃……”叶修微微睁开眼,韩文清继续啪啪啪的拍他的脸,毫不手软:“给我醒著!你要是死了对得起苏沐橙么!你们还没结婚吧!”

“什么……”叶修好像很想睁开眼睛,结果是眉毛动得比较多,但是意识显然恢复了一些,“我跟沐橙又不是……哥喜欢男人……”
韩文清愣了一下,随即低吼:“那不重要,你保持清醒!和我说话!”
“说……说什么?”
“什么都行,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叶修的嘴唇嚅动了一下:“我的手……没断吧?我怎么感觉不到了,下个月我有演奏会……”
韩文清仔细的检查他的手,从肩膀到指节,“没事,你是这里有问题,清醒点。”他在叶修的脑门上敲了一下。

叶修咕哝了一句那就好,眼睛又要闭上,韩文清狠心用碎石在他的指腹刺了一下,叶修呜咽一声,眼睛睁开来没有焦距的看着韩文清。
“老韩同志……”他用梦呓一样的声音说:“好狠的心……你叫什么名字?”
“你不知道?”韩文清试图把叶修带进对话里。
“不……啊……我只看见你姓韩,没看清名字……”
“我叫韩文清。”韩文清告诉他,这可能是他这辈子最郑重的自我介绍,至少在过去,他不会掐著对方让他覆述一次,“叶修,你听见没有!我叫韩文清!”
叶修死死的昏了过去。


“幸好救援来得够快。”叶修感慨,“有个会赚钱的弟弟真是重要。”
苏沐橙不只通知张新杰,也通知了叶修的家里,叶秋挥手派出直升机,载着医疗人员直接飞去找他哥。
韩文清对疑似炫富的言论不表意见,叶修拍拍他的手臂:“当然,老韩你才是第一功臣。”

他们走到外面,在树荫下看着人潮湧向美术馆,里面混著各家媒体的记者。
“沐橙的画展会很成功的。”叶修说。韩文清注意到叶修的心情不错,似乎在一次完整的回忆之后放下了对于加害者的愤怒和厌恶。
“听说演奏会很成功。”他看着湧动的人群说,“恭喜。”
“应该的。”叶修一点也不谦虚,“不过你怎么会知道?”
“我有关注。”韩文清淡淡的说。

叶修轻轻笑了一声,愉悅的。“身家调查,老韩同志。”他转到韩文清面前,问:“你一个人住?”
“嗯。”
“家里放得下钢琴吧?”
韩文清想了想他的小公寓,“放不下。”
“不能吧?我说的可不是演奏钢琴,直立的。”叶修抬手比划:“这么高,这样宽,哥的等级,用直立钢琴也能弹出国际水準给你听。”
“那行。”韩文清完全过滤了叶修的自卖自夸。

叶修摸摸下巴:“那么你已经达成养我的第一个条件了。”
“还有什么条件?”韩文清抱起手臂,一副放马过来的样子。
“烟。”叶修说,“有烟有琴我就活得下去。”
韩文清沉默了一下,伸出手指:“一星期一包。”
叶修握住他的手指:“有点苛,不过算了。”

他们四目相对,叶修轻咳一声,说:“老韩,再说一次你叫什么名字?”
“你忘了?”
“哪能啊,开玩笑的。”叶修笑了,张开手臂抱住他新出炉的,还黑著脸的同居人,用软和的声音说:“救命之恩,我就以身相许了,韩文清。”

 
          FIN.

 

 

You jump,I jump.油醬噗,愛醬噗

 

去年有位小伙伴在聊天時告訴我,婦女會被賣到山溝溝去生孩子,我說:是以前的事了吧?
我沒辦法相信現在還有這種事。
今年初有販賣人口的團體被破獲,首犯槍決,同時微博出現各種科普,我才知道真的有這種事。

不知道這個議題算不算敏感。我是覺得很敏感,因為太噁心了。

......我錯了,還是希望大家留言的重點放在韓葉啦QAQQQ

评论 ( 40 )
热度 ( 645 )

© 卡文不想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