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中心,脑洞清奇,没什么节操,只有爱叶修这点是不能让步的。

前路漫漫全文-簡體版→http://omaihshsyexiu.tumblr.com/archive

繁體版→http://ww2.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plugin/indextext.asp?free=100239167&page=102700547&folderid=-1&bookid=100145552

【全职高手】前路漫漫21〈ALL叶〉

避雷:貨真價實的NP

本章有葉橙親情向出沒。

 

【全职高手】前路漫漫21〈ALL叶〉

 

对话框弹出那条地址的时候苏沐橙正在边上,于是叶修省了百度的步骤,随口问苏沐橙这是什麽地方。
苏沐橙弯下身,看看地址略做回忆,又看看对话框上的名字,笃定的说:“这是一家酒店,很高档。”
“喔,多高档?”
“有那~麽高档。”苏沐橙做了一个张开手臂划大弧的动作,“而且非常保护客人的隐私,很多艺人都住这家,我拍广告时听过。”

叶修喔了一声,回了一行字过去,苏沐橙看了眼,回的是〝房钱你们出〞。
“年轻人就是奢侈,当年我跟老韩……”叶修说到一半忽然停住,苏沐橙眨眼:“你跟韩文清怎麽样?”
“我跟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说这个合适吗?”叶修嘎嘣咬碎棒棒糖,苏沐橙看着他凝重的表情笑着说:“有什麽不能说的,这麽多年你就没瞒过我。而且什麽出阁不出阁呀?我又不一定要结婚。”
“诶,我没开玩笑。”叶修转头看她,认真的说:“你小时候说要叶修哥牵你走红毯,我可没忘。”
“……你还记得啊。”苏沐橙怔了怔,“那是好多年前的事了,我也就是那麽一说……”

苏沐秋逗妹妹,问她以后走红毯要亲哥牵还是要叶修哥牵,小小的苏沐橙秒答叶修哥,然后在哥哥震惊过度累感不爱的表情中哈哈笑着扑到叶修怀裡,指着苏沐秋大肆嘲讽的叶修把她举了起来。虽然那时叶修已经很宅,男孩子该有的力气还是有的,苏沐橙又是个发育不良的豆芽菜,几下举高高不在话下。
最后又是一片嘻嘻哈哈的笑闹,直到隔壁房客生气的拍牆让他们几个熊孩子闭嘴。

但苏沐橙并不是随便说说的。
她想,叶修牵她,哥哥牵叶修。

搁在桌沿的手被另一隻手覆上,苏沐橙回过神,柔美的唇勾出一个温柔而怀念的弧,低声说:“我一直希望能找到一个人,像你和哥哥一样默契,无论做什麽都开开心心的,就算是吵架也让人觉得插不进去。”
“可是这种念头太偷懒了,对不对?每一份关係,都需要经营和呵护。”她说着瞟了眼不断哔哔哔的跳出大段刷频的QQ,补上一句:“还有忍耐。”
叶修捏捏苏沐橙柔软细滑的手,像每个兄长那样自信的说:“不用想这麽多,我们小橙这麽棒的女孩子,谈起恋爱一定顺利。”
“嗯!”苏沐橙点头,眯眼笑着接受了叶修的祝福,难得羞涩了一下才指了指屏幕,“你搭理人家一下啊?刷三页了都。”
密密麻麻的刷频概括起来就一句话:叶修你个混蛋我跟队长匀出假去见你你就只记着让我们出钱你会有报应的洗乾淨屁股等着吧!叶修扫了几眼,把人拉黑了。

“走吧,吃饭去。”叶修一派轻松的起身,牵了苏沐橙往外面走,“顺便跟你谈谈人生。”


※※※


QQ被拉黑,这对一个话唠来说是极其残忍的,去H市的飞机上黄少天的小宇宙压抑的都快爆炸了,总算他还是很爱护自家队长,强忍着没有对喻文州唠叨抱怨吐槽,但是喻文州和他多熟,这个阴鬱冷酷单手支颐让空姐眼冒桃心的黄少天画风完全不对。
喻文州在QQ上敲敲叶修让他把黄少天拉回去,久久不见回应,他叹口气,转头低声说:“好了,少天,别阴着脸。我订的那酒店设备不错,你想玩什麽都有。”

黄少天一眨眼,瞬间容光焕发,嘿嘿一笑,竟然没有说话,而是闭上眼开始养起了精神。
喻文州放下心,看看还是没有回应的QQ有点疑惑,为什麽是拉黑不是屏蔽消息,叶修不会不知道前者比较吸引仇恨吧?
是故意惹少天生气?
难道他还想只把关係保持在床伴?
不应该啊,听说嘉世刚招了吴雪峰做会长,韩文清之前也去过H市,这麽个统统有奖的节奏没道理独漏他们。
是他之前太过份了?
不,叶修没这麽小气。

喻文州越想越深入,从各种角度揣摩叶修的想法,却硬是漏了一个简单的解释。
──拉黑,也许只是因为不喜欢黄少天说的某句话。

总之无论黄少天怎麽在心裡发狠,想着一进房就要把叶修推倒了直接干翻,推开房门时他的嘴终究还是快过了身体。
“唉这酒店的空调真好,真不错,叶修这是我第一次进去有你待着的地方没看到满房间烟雾缭绕啊,队长你眼光果然好,这酒店设备没说的!回头我网上写评论时记得提醒我把这点写上去啊,太经得起考验了这空调!”
叶修摆弄着笔记本,呵了一声什麽也没说,黄少天一边唠一边虎视眈眈的飞快靠近,喻文州刚把他扔到地上的行李扶正,就听黄少天大喊了一声卧槽。

“你叼的这什麽?竟然不是烟?怎麽能不是烟?我那麽真情实感的夸空调结果你根本没抽烟?还棒棒糖!好可怕啊这是你新学的精神攻击吗?”
“你好吵啊。”叶修懒懒的说,拔出棒棒糖晃了晃,“分你舔一口?”
黄少天正要直接去舔叶修,喻文州走过来,脸上也有些惊讶,“你在戒烟?”

“嗯。”叶修朴实无华的点点头,黄少天一呆,走到叶修身后弯下腰在他颈边吸了一大口,“我靠真的没有烟味!哈哈哈哈是哪位英雄好汉逼你戒的?我打赏啊──”
话到这裡一顿,黄少天忽然脑补出一些该被河蟹的场景,比如叶修在床上哭着说不要了我答应以后不抽烟了,于是黄少天的脸黑了。

“想多了,没人能逼我做我不想做的事。”叶修的语气淡淡的,抬头说:“文州你等一下,我有事和少天说。”喻文州扬起眉,点了点头。

“你别说话。”叶修左手反手摀住黄少天的嘴,没用多少力,黄少天的嘴唇蠢蠢欲动的嚅动几下,忍不住用舌尖舔了舔微凉的柔软手指。叶修没理他,点开QQ介面调出了和黄少天的聊天记录。
“少天。”叶修喊了一声,舔得越来越放肆的人这才转回注意力,被叶修瞥过来的一眼看得心裡拨凉拨凉,瞪大了眼努力做出一副无辜的样子。
“有些事,以前我可以不在意,但是既然要认真处了,这事我得先和你说清楚。”叶修翻着黄少天最近一次刷频的内容,语气并不严肃,但也缺少平时的随意。他的鼠标点着几句话,头也没回的说:“这句,这句和这句,少天,以后我不想再看到这种话。”

摀在嘴唇上的手已经移开了,可是黄少天眨着眼愣是说不出话。
那几个句子是〝叶修你不得好死!〞〝你会有报应的!〞〝去死吧!〞,诸如此类。确实,确实这些话并不好听,可是他们毕竟这麽熟了,何况这不过是垃圾话的一部份,黄少天用声带发誓这些只是他的口癖,不含半点真情实感。

“我可不是刁难你,我是为你好。”叶修抬起头,正眼看着一脸不知所措的黄少天,语气还是那麽平静,“你看,要是我真的出了什麽意外,你怎麽面对自己说过的话?”
黄少天张开嘴,叶修描述的可能在脑海中过了一瞬,一股寒意从背后爬上来让他失了声,他的手痉挛似的掐上叶修的肩膀,终年带着凉意的肌肤让他又打了个寒颤。
喻文州过来搭上叶修另一侧的肩膀,声音也有些涩,但是力持镇定:“别这样,你吓到少天了。”

叶修勾了勾嘴角,黄少天阖上嘴,喉咙像卡了一颗蛋一样,他觉得委屈因为他真的不怀恶意,他又愧疚到极点因为他不傻,他知道了叶修多半曾遇过这样的情况。
喻文州看不下去黄少天那一脸凄惶无助了,他说:“少天,你先去冲个凉吧?路上不是一直抱怨热麽。”
“喔……喔、好。”黄少天又看了叶修一眼,逃进了浴室。

“你别生气。”喻文州说,“他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我生起气来可不是这个样子。”叶修说着笑了,举起被黄少天舔得泛着点溼亮的手,另一隻手晃晃棒棒糖,“舔吗?”
饶是喻文州都被不断切换画风的叶修弄得不知所措,他定了定神,才说:“别闹了。”
“你不想舔?”叶修靠在椅背上舒展身体,放下棒棒糖,手仍然举着,弯成一个优雅的弧,“不能吧,上次小周舔的时候,谁一直盯着他?”

喻文州轻轻叹了口气,抓住那隻轻轻晃动的手亲在手背,舌尖从指根滑溜溜的舔过最为纤长的那根手指,在修剪的圆润的指甲咬了一下,接着张口含下。
“嗯……”柔嫩的指腹被舔舐,叶修眯了眯眼没有动作,喻文州专注的把口中的手指裹上唾液又吸吮乾淨,抬起眼,就看到叶修眯着眼正在吮他的糖,见喻文州看过来,便抽出棒棒糖,发出了〝啵〞的一声。

“你总是把什麽都看在眼裡。” 喻文州吻着叶修的额头呢喃,他的渴望,他的嫉妒,他的爱慕。
叶修的轻笑中,喻文州低声说:“但是我不只想舔手指而已。”

                                    TBC.

评论 ( 12 )
热度 ( 177 )

© 卡文不想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