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中心,脑洞清奇,没什么节操,只有爱叶修这点是不能让步的。

前路漫漫全文-簡體版→http://omaihshsyexiu.tumblr.com/archive

繁體版→http://ww2.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plugin/indextext.asp?free=100239167&page=102700547&folderid=-1&bookid=100145552

全职高手/前路漫漫35/ALL叶

閱讀前小叮嚀:這次更新是韓隊開場,中間小周,最後吳副和邱非。
是不是很明確的感受到這真的是一篇ALL葉文?(つ﹏⊂)


關於周澤楷我寫得特別糾結,比寫大眼時更糾結。大眼在原著中的個性不明確,在同人中亦是。
可是周澤楷卻不是這樣,在原著裡對他的描寫偏重在賽場上,而在同人裡,可以說他已經有了一個被廣泛認同的形象,他和葉修的相處模式也非常有辨識度。
我想嘗試寫出我看到的周澤楷,而不是別人告訴我的周澤楷......


--------------------

叶修正在竞技场进行每日例行的切磋,和韩文清。
他们都没有留力,可是也并不是那麽专注的追求胜利,千机伞几乎固定在矛型态,拳法家也没做出什麽用肘部出双虎掌之类的的非常操作,只是一拳又一拳,扎实的像在对着木桩练套路。
套路对套路,不经思考做出的操作,招架,拆挡,闪避,像在跳舞一样。
毕竟他们不是年轻小伙子了,在一天固定的训练之外再和斗神、拳皇这麽高端的对手动真格的打上一场,身体绝对会为此付出代价。

叶修抽了个空把嘴裡没了糖的塑胶棍吐进脚边的垃圾筒,左手行云流水的抹过键盘,抬起头时场面还是那麽平分秋色。
“我觉得这个节奏不错啊,老韩。”叶修慢悠悠的说。韩文清硬梆梆的声音从耳机传出来:“什麽?”
“以后会老到打不动吧,那时就和你这样子慢慢的打,挺舒服的。”叶修说,拳法家忽然往后跳两步拉断了双方的节奏,叶修咦一声,收招说:“怎麽才刚说完你就淘气了?”

韩文清没吭声,叶修走过去,百无聊赖的数起了韩文清开的小号脸上有几道褶子。一直数到八韩文清才说:“你家管得严吗?”
“我家接不接受同性恋,你是想问这个吧。”叶修很快的反应过来,回答:“我爸妈到现在也看不上我们的工作,你说呢?”
在这个时代还看不上荣耀竞技选手,多半是保守到一定程度了。韩文清还没说话,就听叶修语带调侃很快乐的说:“别担心啊老韩,就算是全世界都阻止不了我跟你搞一辈子。”
你个中二的货。韩文清想,到底还是笑了。

“我没有担心这个。”霸图队长脸不红气喘的说:“只是想知道你会不会带人回去见父母。”
“那不可能,你们会被我爸干掉。”叶修斩钉截铁,接着疑惑的问:“你怎麽忽然想到这个?”
韩文清没回答,扬了扬拳头说:“再来。”
两个人磅~磅~磅~的又打上了。
慢慢的。


叶修的疑问在当天晚上得到解答,开头是他接到一通无声电话。在长久的沉默和蕴酿之后,对面才传来一声:“……前辈。”
“嗯,是我。”叶修笑,“有进步,比上次快一点了。”
“嗯……”周泽楷也带着笑应了一声,两手握着话筒紧紧贴在耳边,觉得自己听到了叶修的呼吸。于是他更不急着说话了。
接着他听见电话那端,叶修大声的说废物点心你要点脸,那饼乾是沐橙做给哥的!

“太安静是不行的,小周,说不定我一不注意就忽略你了。”他忽然想起叶修在他们第一次通电话时说的话,“你看,我不会读心,你没点眉目传情的技能,要是你还一直不说话,我们要怎麽达到灵肉并重的交流?虽然哥的双商很高,老让哥猜也不是办法啊。”
来自叶修的忠告永远都是有道理的,周泽楷皱紧眉,连忙挤出一句:“前辈,有事......”
“嗯,什麽事?”叶修立刻回应了,“说吧,我听着。”

…………

“等等,让我捋一下,前几天你妈问你有对象了没,你回答──”
“我……点头。”
“然后她老人家惊喜的问你是谁,你说──”
“……是男的。”周泽楷停了一下,喘了口气说:“她不老。”
“抱歉,口快了。”叶修爽快的道歉,不等周泽楷说话又说:“所以你爸妈很担心吧,事情就发展成见家长了?”
周泽楷纠正:“见……姐姐。”叶修立刻问他为什麽是见姐姐,周泽楷拿起杯子吞了一大口水,运了半天气之后说:“姐姐是同辈……和前辈。”
叶修一时没理解,就听周泽楷紧接着说:“前辈……不会有压力。”说完〝哈──〞的喘了好大一口气。

周泽楷的父母是长辈,叶修去见他们,就是让人给他打分数,评判配不配得上自家宝贝儿子;但是姐姐就不同了,倒是有那麽点谈判和通知接收周泽楷的感觉在。
直白的说,就是〝请把您的儿子交给我吧〞和〝你弟弟是我的人了,怎麽地吧〞的差别。

“……不需要这样啊,多大事,哥顶得住。”搞清楚周泽楷的意思之后叶修叹着气说:“这两天家裡没少唸你吧?”
“嗯……还好。”后面两个字是周泽楷硬挤出来的。要多说话,他提醒自己。
周泽楷费了好一番口舌才说服父母委派姐姐做代表──这个寻常的句子放到轮回队长身上就是个十足的悖论,父母会被说服也有大半是感动于他竟然能为那个男人说这麽多话。这必定是真爱。

“虽然是你的心意,可是总觉得被你小瞧了啊。”叶修屈起手指轻轻敲打桌面,在周泽楷结结巴巴的解释中说:“算了,见面的时候再让你知道前辈的可怕。”

又用了半小时敲定时间,周泽楷挂了电话,摸着自己的嘴唇走到镜前。
淡色的唇形十分完美,他伸出舌头舔了舔,看着镜中溼亮晶莹的嘴唇,缓缓做了个〝叶修〞的口型。仅仅是这样无声的呢喃,周泽楷都觉得自己的心要因他的名而化了,可是就像夺得冠军时他呆呆的对着欢呼的人群一样,从镜中的倒影,连他自己也看不出那双黝黑的眼中有什麽情绪。
叶修说他不懂得眉目传情是客气了,他知道自己其实沉闷至极。每个人都用自己的方式对叶修说出了他们心中的感情,只有他,在叶修说〝行了,知道了〞之后就如获大赦的放弃了自己应该说的话。

这是不对的。周泽楷看着镜子想,又一次轻轻动了动嘴唇。
“叶修……我爱你。”

叶修挂了电话之后一脸古怪的对苏沐橙说,小周要带我去见他家长。
“这也就算了。”叶修剥下包装纸将棒棒糖塞进苏沐橙嘴裡,一边说:“我要去见小周的家长,却是雪峰帮他盯着我挑衣服弄髮型,是不是有点神奇?他们什麽时候这麽好了?”

“我和周队不熟,不过如果事情不顺利,你也会难过吧?”对于叶修的疑问,吴雪峰这麽回答。
闻言叶修发出一个半堵在喉咙裡的嗯?吴雪峰开着车,目不斜视,问:“怎麽了?”
“没,就是觉得难过这个词搁在我身上有点不对劲。”
这个神一样的男人也许会受伤,却不会软弱,不会难过──喜爱他的人这麽认为,憎恶他的人亦同,甚至于叶修自己也是。

他笑着凑过去在专注驾驶的人脸上亲了一下:“也就是你了,雪峰。”

虽然说要帮叶修挑衣服,吴雪峰却没有载他去成衣店,车子直接开到了吴雪峰家门口。房子是租的,在叶修还没确定退役后要在哪儿长住之前,吴雪峰没打算买房子。
“就算买了衣服你也不会常穿吧,穿我的就好。”
“有点过份啊雪峰,小周不知道你要让我穿着你的衣服去见他吧。”

进了门还没脱鞋,听到声响的邱非就迎出来了,一看见叶修就微微瞪大了眼,叶修随便抬手打了个招呼,说:“新髮型,帅吗?”
“很清爽。”邱非说,靠过去仔细的上下打量,“这个造型是雪峰前辈的建议?”
“事实上,是他自己挑的。”吴雪峰说,叶修在旁边翻了个白眼,“对我的审美很没信心啊,邱非?”
“不敢。”邱非笑着说,目光像X光一样在叶修脸上扫来扫去,叶修踢掉皮鞋,一抬起头就对上了邱非的视线。

……这个火热的小眼神是几个意思。念头刚闪过,邱非就挨了过来,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前辈,我好想你。”
“我也是。”叶修自然而然的回了一个吻,回过神才想,坏大发了。

看邱非这个……斗志昂扬的表情,一会试衣服时脱衣服容易,想再穿上大概难了……

                                            TBC.



下章吳邱葉,嘉世老中青233333
對不起,明明說好了要上周葉,可是忽然覺得把預定寫在番外的吳邱葉放在這裡很不錯,我個人是不喜歡寫番外的,有什麼事我都想在正文寫出來。
吳邱葉的部分不會長,我想一章就夠了,然後周澤楷上線。

關於下章有什麼想看的PLAY或梗的話可以提,我會看著辦♪

评论 ( 35 )
热度 ( 146 )

© 卡文不想撸 | Powered by LOFTER